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1  2  3  4  5  6  7  8  9  10  11  12  13  14  15  16  17  18  19  20 21

9/9/03

《肥菜吃文旦》

前幾天心血來潮在屋後摘了一顆文旦,這是一棵有機文旦樹,沒有噴農藥,也沒有施肥,甚至沒有澆水,想當然爾,這顆文旦的個頭不大,比市面上的文旦小上三分之一至四分之一罷。 

樹底下還有好幾顆落果,這表示樹上的應該也熟了。我切開來試吃,還蠻甜的。隨即剝了一小塊,給肥肥和黑面菜嚐新,牠們很快地就吃光了,連白色的果皮也吃。

橘子11/13/03)

自從肥菜接受文旦後,現在牠們嗅到橘子的味道,也開始鼓噪起來。我把一瓣橘子分成兩半餵給牠們吃,牠們竟然吃光光(以前有讓牠們嚐試過橘子,當時牠們興趣缺缺)。在印象中讀過一篇文章,說不要餵天竺鼠太酸的食物(好像會刺激牠們的嘴唇,造成紅腫,跟人類相似),不過,牠們聞到酸味,也不會去吃吧。

9/30/03

《黑面菜啃塑膠墊》

長久以來,鋪在鐵絲籠門上的塑膠墊(以免牠們跳進跳出卡到腳),今天竟然看到黑面菜在啃它。氣極了,先用手亂摸屁股,體罰黑面菜,再捉起來面對面罵牠,黑面菜被我嚇得噤若寒蟬。

後來我把被啃了一小塊的塑膠墊丟了,改鋪毛巾。

10/3/03

《小動物食玩》

最近住處附近的 7 Eleven 有賣「小動物的食玩」,「食」是台灣製的巧克力(一粒小金球),「玩」是大陸製、日本設計的小動物塑膠模型。

「食玩」這個詞彙是來自日本,他們把模型(多半是取自漫畫、卡通人物,也有小動物)和零食包裝在一起,賣給小朋友。重點是小動物的食玩中,有寵物和野生小動物系列,在寵物系列中,有兩隻天竺鼠。

我一直想買到天竺鼠,但是如今出現了鼯鼠、海獅、小鸚鵡、貓(兩隻)、鮭魚等,天竺鼠還沒出現。心想:「再這樣買下去,也不是辦法。」 

在一些玩具店中,會把成品擺出來,這樣消費者就不用擔心買到不想要的模型,不過,價格就比隱藏在扭蛋裡面的貴很多了。

10/5/03

《黑面菜的嗅覺比較靈敏》

黑面菜的嗅覺比較靈敏,這是在我切文旦時發現的。 我切文旦的桌子,離肥菜的住處約有三、四公尺,通常我切下第一刀,把文旦頭切開時,我就發現黑面菜的神情有點異樣,牠會把頭抬起,鼻子往空中嗅嗅。 

當我切第二刀,露出文旦的果肉時,黑面菜就開始大叫,肥肥也知道情況很對,有文旦吃了,肥肥的動作飛快,從籠子中跳出來,趴在圍欄上,有時候還會咬圍欄的鐵絲。 

我通常會切薄薄一圈文旦的尖端,像切檸檬片,外圈是一大片的白色內皮,內圈是一小片果肉,然後修掉文旦外皮綠色的部份,再一分為二,給肥菜吃。 肥肥的心機比較重,咬到一片(自以為比較大塊?)後,就趕緊躲起來吃,黑面菜個性比較粗直,通常牠會就地享用。 

天氣入秋,螞蟻四出覓食,蒐集食物準備過冬,就連文旦這種不大甜的水果,都會吸引牠們聚集到天竺鼠的籠子裡。所以沒吃完的文果肉,要隨時清理。

10/17/03

《吃糞便的行為》

黑面菜喜歡吃自己的糞便,特別是當我把牠抱出籠子,放在其他地方的時候。 

肥菜大號的時候傾向在角落,和選擇睡覺地點的標準相似。 前天開始讓牠們睡「睡覺箱」(因為天氣變冷),早上翻開睡覺箱,總可以看見一堆黑豆堆積在內側。

我猜想除了懶得動這個原因之外,牠們也覺得在箱裡上廁所很安全。 我想,黑面菜出籠在外,特別喜歡吃便便,除了補充維他命B之外,是否也基於安全的理由?因為在陌生的環境裡,隨地留下排泄物是很危險的,掠食者可能因此找到牠們。

10/23/03

《又到了睡覺箱的季節》

上週開始,我把兩個睡覺箱還給肥肥和黑面菜了,現在的防寒措施是在睡覺箱裡面,折一條毛巾,鋪在底部,讓牠們晚上睡覺時,不會直接碰觸冰涼的地布。 

乾燥的秋天,在我這不通風的房間裡,異味變得比較輕微了;我覺得天氣轉冷,肥菜吃東西似乎也更勤快,讓身體肥滿一點,以度過寒冷的秋冬。

10/28/03

《地瓜葉與莖》

最近去菜園採地瓜葉時,我習慣帶一隻天竺鼠去,用左手抱著肥肥或黑面菜,放在胸前。

黑面菜比肥肥習慣人類的懷抱,非常安份,肥肥會有點騷動。 到菜園要走上一段路,抱著天竺鼠走路,我總想到《魔戒2》裡面的樹人,我是樹人,天竺鼠是哈比人,坐在高聳的樹人身上,肥肥和黑面菜可以看到平常看不見的奇景。

隨意折下一段帶葉的地瓜莖,放到籠子裡給天竺鼠吃,我觀察到肥肥和黑面菜品味的差異——肥肥喜歡吃柔軟的葉片,黑面菜則喜歡莖的紮實口感。

說起來地瓜莖應該是一種很好的天竺鼠食物,夠硬夠粗,有磨門牙的效果。

11/4/03

《自動爬到手上》

之前看到網友描述,他們養的天竺鼠會自動爬到手上。我家的肥肥和黑面菜,只有在二種情況下,才會幹這種事。一是清理環境後,二點放風草地時。 

清理飼養環境前,我會把牠們的水和食物移走,讓牠們把「貨物」出清,再一起清光。貨物出清的時間大約是半個鐘頭罷,(我也不敢讓牠們餓太久)然後再清理籠子約半個鐘頭,大約30分鐘後(說起來我清籠子的技術真是愈來愈純熟了),我把清潔好的籠子放在庭院旁邊,肥肥和黑面菜看到,就會從庭院的某處趕過來,我把手伸下去,牠們就會自動攀上我的手,讓我把牠們送回籠子裡(我在籠子裡已經備好飲水和食物)

送牠們回籠後,我再清理庭院。以前沒有貨物出清這個準備動作,肥菜會把貨物隨意散落在庭院裡,清理上要多花工夫。 

第二種情況是「草地放風時」,肥菜牠們面對草地通常是一則以喜(可以吃草),一則以憂(環境陌生),我常看到牠們睜大眼睛,緊張兮兮地在吃草……。

讓牠們東奔西跑一陣,我把手放在牠們面前時,通常牠們都會搭上來,尤其是旁邊有牠們熟悉的籃子時。 

備註:

1.這裡的草地不是公園的草地。

2.小動物不能斷食太久,因為牠們身體代謝速度很快,很快就會餓昏了。

11/7/03

《夏天的短日照版本》

最近的天氣真像夏天的短日照版本,這星期一在社區大學聽艾琳達演講,她說,作為一個研究人類學的學者,她預測大約三百年,人類就會走向滅亡。我覺得地球愈來愈熱,天氣變化愈來愈劇烈,台灣愈來愈乾,地球的保存期限可能不到三百年罷。 

門前的地毯草草地(以前是草坪,現在變草地)早就枯黃一片(地毯草原本就不耐旱),下午我帶肥菜牠們去吃草,一邊曬著籠子。如今已經不如以往,上次來吃草時,還有滿坑滿谷的鮮綠,現在好像在沙漠裡尋找綠洲。 

可能是因為草太黃太短了,肥肥覺得很危險,老是往我這邊鑽,我手裡拿著數位相機要拍照,就跑給肥肥追。後來,牠覺得人類不可靠,就跑開了。

我拍了幾張黑面菜,回頭接近肥肥時,牠竟然不認識我了(可見天竺鼠的視力不大好),邊跳邊跑,彷彿大難臨頭……我把裝天竺鼠的藍色塑膠籃拿過來,黑面菜見到籃子,乖乖地讓我抱牠進去。再去找肥肥,牠很緊張,不過也讓我抱牠上籃。帶牠們回到室內,兩隻鼠都累趴了。

住在人類房子裡的天竺鼠,某方面來說是幸福的,因為牠們不用直接面對殘酷的乾旱。

11/14/03

《始亂便者》

前幾天氣溫下降,我就用膠帶把肥菜牠們睡覺箱(原本是置物箱)的小洞封起來。奇怪的是,以前可以接受這種設計的肥肥,這次卻不肯進睡覺箱,我猜是「新鮮的」膠帶有種特殊的氣味……黑面菜可以接受(牠的神經較粗),安然地進去避風頭。

肥肥自己選了籠門下的暗處,這是牠們夏天沒有睡覺箱時的最佳休息地點。 因為牠們一隻睡箱子,一隻睡地板,所以從前百思不解的「箱底便便之謎」終於解開了——肥肥睡的地方,會留下便便;黑面菜不會在箱子裡便便。也就是說,纖細敏感的肥肥,是一隻懶惰的天竺鼠;而粗線條的黑面菜,卻有潔癖……。

天竺鼠的個性真是複雜啊。

11/20/03

《城府深》

肥肥還是「鼠寶三號」的年代,韓韓為牠拍了照片,放在網路相簿裡。和牠的兄弟姐妹比較,我總覺得「鼠寶三號」的眼神很耐人尋味。 

領養肥肥至今快要兩年,牠有時還是會用那種充滿智慧的眼神看著我。這樣的眼神讓我覺得,作為一隻天竺鼠,肥肥不是那麼無憂無慮的,對於自己的遭遇,牠想了很多,只是無法改變。 

但這些都是靈光一閃,大部份的時候,肥肥還是把小小的城府表現在搶食物上,只是近來可以看到,牠對黑面菜也不再予取予求,因為黑面菜也長大了。

 

《運動》

放肥肥和黑面來出獄時,我想到電影《刺激1995》,寵物像人類(或人類像寵物)被有形、無形的東西制約,好像只有暫時脫離既有的環境,才能獲得自由的感受。 

以前就發現,對天竺鼠而言,自由的滋味比食物可貴,出獄後的肥肥和黑面菜,我喚牠們,牠們愛理不理的;偶爾跑來啃一下我手中的提姆西草穗,也是意態闌珊。 

牠們在偌大的臥室裡,進行一場安全的探險。幽暗的床鋪底下是必定拜訪的景點,黑面菜也喜歡獨闖書桌背後的陰暗巷弄,搞得灰頭土臉(這是我幾乎沒有清掃的結果)。 

運動完的天竺鼠,特別容易恢復平靜,正如生活充盈的人們,不會因為瑣事而煩心。

11/24/03

烘乾中的肥肥與黑面菜《水深水熱》

今天幫肥肥和黑面菜洗澡,算起來也有幾個月沒洗澡了罷,我特意選了一個深的鐵盆,打算好好泡一泡天竺鼠。 

肥肥先下水,沒想到牠很不能適應這個較深的鐵盆,可能是因為水深及下巴,牠緊張兮兮地排出庫存的糞便,後來我就改回慣用的塑膠小盆了。

烘乾天竺鼠的方法11/28/03)

如右圖所示,我的天竺鼠烘乾工具組包括:1.烘被機、2.藍色的塑膠籃、3.兩條毛巾(一條墊在籃子底部,吸收天竺鼠忍不住的小便;一條蓋住一半的籃口和側邊,使熱風不致飄散)。可以看到,肥肥和黑面菜怕薰風拂面,都選擇背對烘被機的吹風口,這樣牠們臀部附近較難烘乾的毛,也可以輕鬆地烘乾。

在烘乾一段時間後,我通常都會一隻一隻地抓出來,抱在手上,個別處理牠們身上較潮濕的部位,例如腹部。

在把牠們放進烘乾工具組前,我會先讓牠們自己甩甩毛,把水份甩去一部份。當然剛洗好澡後,也有用毛巾盡量拭乾體毛。

11/25/03

肥肥摸鼻子《摸鼻子》

我發現摸天竺鼠的鼻子(精確地說,應該是兩眼中間,類似人類鼻樑的部位),可以讓牠們安靜下來。 

以黑面菜為例,我剛摸牠的背部時,總是會發出嚕嚕聲,摸久以後,就會安靜;而摸牠的鼻子,牠的眼睛會放鬆(不會睜得老大),也會停止叫聲。

我猜鼻子這個地方很神秘地,可以安撫天竺鼠的神經系統。

11/28/03

《疾病的隱喻》

肥肥和黑面菜很少生病,所以我的天竺鼠疾病知識都是紙上談兵。剛才看見風月星 BBS 的天竺鼠版上,有位網友說他(她)的天竺鼠拉肚子又脹氣,痛得唉唉叫——我沒碰過這麼嚴重的狀況。(網友說已經帶去看過獸醫,目前似乎好轉了。) 

關於腹瀉,葛尼醫生和伊莉莎白都說人類的某些藥物有效(份量要減少),同時要注意腸胃中益菌生長,和脫水、脫鹽的情況……。 

總之……面對疾病,我唯一的感覺是麻煩。預防勝於治療,我不想「久病成良醫」。

◎請繼續收看《肥菜小故事》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