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1  2  3  4  5  6  7  8  9  10  11  12  13  14  15  16  17  18  19 20 21

7/4/03

《論肥肥和黑面菜的異同(一)》

肥肥不會去咬毛巾的線頭吃,黑面菜則會,兩隻鼠比較起來,黑面菜是比較貪吃的,像某個年齡的人類小孩一樣,看到什麼都會想咬一口。 相形之下,肥肥對食物就比較謹慎、戀舊了。

論肥肥和黑面菜的異同(二)7/7/03)

安徒生童話裡有一個故事,敘述測驗一個女孩是不是公主的方法,就是在她睡覺的床板上,放一粒豌豆,再鋪上二十層床墊、二十層天鵝絨。 

如果隔天那名女孩抱怨:「唉喲,床上不知道有什麼東西,害我整晚渾身不舒服,睡不著覺……」 那麼,這名女孩的皮膚已經到達化境,嬌生慣養的程度証明她是真正的公主。 

我不用豌豆,我是用「黑豆」來測驗。因為肥菜會在籠子外面、鋪上地布的庭院角落便便,我必須把這些黑豆夾回籠子裡,等「大清」時,再和墊料一起倒掉。

有時候,肥肥和黑面菜呆在籠裡,我就會夾起黑豆,「轟炸」牠們(其實是有虐待動物的嫌疑…)。 

肥肥和黑面菜對黑豆的反應不一樣,黑面菜不以為意,黑豆彈在皮毛上,牠繼續做自己的事(吃);而肥肥總是花容失色,黑豆掉在身上時,會緊張地跑開,即使是聽見黑豆落地的聲音,也讓牠害怕。 

這証明了肥肥是黑豆公主。

論肥肥和黑面菜的異同(三)(9/18/03)

如果把一條大浴巾放進肥肥和黑面菜的庭院裡,肥肥會在浴巾上面睡覺,黑面菜則會鑽進浴巾裡面,呆在裡面睡覺。我擔心黑面菜會透不過氣,不過看到一個饅頭狀的東西,藏在裡面,感覺實在蠻好笑的。

7/7/03

《實驗室用的天竺鼠飼料》

剛才看了一下 http://www.purina-mills.com/main.html (這是一家實驗動物飼料製造商),實驗室用的天竺鼠飼料是以苜蓿草為主要成份,內容物中以 animal fat preserved with BHA(以 BHA 保存的動物性脂肪?我不知道 BHA 是什麼)比較刺眼,它的蛋白質含量也較高……總體而言,我的觀感是比較適合懷孕、生長期的天竺鼠吃。 

也許是實驗室中的天竺鼠比較「操勞」,需要吃營養一點的食物罷。

什麼是 BHA?8/19/03)

網友 weichen 來信告知,說 BHA 是一種常見的油脂抗氧化劑。 

既然有了線索,我馬上就查了網路。 在行政院衛生署食品衛生處的《食品資訊網》中提到: BHA (Butylated Hydroxyanisole) 的繁體中文是「丁基羥基甲氧苯」,廣泛使用於各種食品(口香糖、馬鈴薯片、油脂……)作為抗氧化劑。 

而在《第122集女性電子報:食品添加物的「愛恨情仇」》中提到: 「這類添加物需更多的研究來證明對身體健康的負面影響多於正面,在未有確切證明前,建議應儘量減少攝取。

如食用油中,常添加人工合成的抗氧化劑,如BHA(丁基羥基甲氧苯)及BHT(二丁基羥基甲苯),但由於此2種抗氧化劑,在某些實驗中發現具有致突變性,進而引發不良生理作用,因此,建議應儘量減少攝取。」 

但在香港狗迷網友.玫瑰在一篇 BHA 專論中提到: 「一直以來科學家都有用不同的動物來研究 BHA 對他們的影響。奇怪的是,不同的動物對 BHA 產生的反應都不同。 很多研究報告指出,老鼠長期服用過量 BHA 可以引發致癌細胞。但是在其他動物身上,又沒有足夠的証據証明這個結論。而在另一方面的研究指出,既然 BHA 之抗氧化物可以減慢食物變壞,即是說它可以延長老化和細胞變質。 這云云的研究報告當中有其矛盾的地方,例如: 有研究指出老鼠因服食 BHA 其壽命增長了,而蒼蠅的壽命卻減短了。 所以具權威和具體的証據到現時為止仍然欠奉。所以直到現在,科學家沒有足夠証據証明 BHA 有直接致癌本領。」 

玫瑰的結論是:「我深信如果在狗糧裡含有低於安全標準的 BHA 防腐劑是可以接受。」 

我想真相大約就是如此。我們不是原始人,肥肥和黑面菜也不是野生動物,在人工飼料的哺育下,或多或少都會吃進一些非天然、可能對健康有害的東西。而人類吃的一定比天竺鼠多罷?

7/8/03

《青草誠可貴,自由價更高》

昨天突發奇想,在餵青草的時候,把肥肥和黑面菜自監獄裡釋放出來,看看牠們的反應。 

我現在的住處,雖然比以前大,但是家具形成的縫隙和死角也更多,平常我很少放牠們在室內自由行動,比較常放牠們在草坪上蹓躂。 

話說回來,即使我手上握著滿把的青草,肥肥和黑面菜出獄之後,竟然就逕自到處蹓躂去了,黑面菜甚至跳進漆黑一片、人手搆不著的床底下。

我靜坐在那裡,手中握著青草,心想:「青草誠可貴,自由價更高。」 

也不急著找牠們回來,看肥肥四處嗅嗅,跑進書桌底下,又從電視櫃旁邊冒出來。不一會兒,黑面菜也從床底下跳出來了。

這時肥肥可能覺得還是吃些草罷,就跑來跟我索食。而黑面菜則是繼續閒逛。

7/15/03

《成年的定義》

看人類如何定義天竺鼠的成年與未成年: 

1.公鼠的性成熟期是出生後 60 - 75 天。 

2.韓韓的網頁說,7 個月以上就是成鼠。 

3.OXBOW 飼料商說,他們的成鼠飼料是給超過 1 歲的天竺鼠吃。 

4.書上說,天竺鼠出生後 15 個月停止成長。

8/7/03

Size does matter

黑面菜的生日是 2002 年 3 月 3 日,書上說天竺鼠出生後 15 個月停止成長,也就是說,現在黑面菜已經不會再長「大」,只會再長「胖」了。 

但是從肥肥和黑面菜目前的體長、頭大程度觀察,黑面菜再怎麼長,也比不過肥肥大頭肥軀的樣貌,天竺鼠的個鼠差異,和人一樣,我想黑面菜這一生可能無法從弱勢變成強勢的天竺鼠了。 

不過,隨著黑面菜的體型變大,肥肥也愈來愈尊重牠。例如睡覺的位置,以前肥肥都會隨心所慾地把黑面菜趕跑,現在肥肥看到黑面菜已經佔了床位,十有八九,都會另尋他處休息。

黑面菜還是怕肥肥的,當肥肥虎視眈眈地靠近,牠仍然會發出「唷唷」的聲音——意思是「不要欺負我」。

8/11/03

《木柵動物園餵天竺鼠吃狗飼料?→天竺鼠吃葷?》

一般都說不應該餵天竺鼠吃肉製品或乳製品,看《GuineaLynx》上寫道,前者(肉)是基於天竺鼠是草食動物,後者(牛乳)則有文獻証明會導致一些疾病。 

餵食動物性蛋白質,無非是為了促進生長發育——作為寵物的天竺鼠應該沒有必要如此,何況牠的天性也不吃葷。 

現在的問題是很弔詭的,「可以」吃不代表「適合」吃,也不代表「應該」吃。至於木柵動物園餵天竺鼠吃狗飼料一事,我去信問看看罷。(很久以前就知道這件事情,但沒想過要問清楚。)

 

 

木柵動物園的回函8/12/03)

我寫信給園方,他們很快就給了回覆,令人滿意的服務態度。 

我去信的內容如下: 

您好, 貴站關於天竺鼠的資料內容中敘述,動物園餵食天竺鼠「狗飼料」。 一般而言,天竺鼠是嚴格的素食主義者,不知道台北動物園是否真地餵食天竺鼠狗飼料?如是,其中的理由又什麼? 煩請撥冗答覆。謝謝。 

園方的答覆如下: 

親愛的朋友,您好: 

謝謝您的來函,根據我們的了解:本園現在給天竺鼠吃的飼料為天竺鼠專用飼料,狗飼料有可能是早先無專屬飼料時的替代品。謝謝您的指正。

還有天竺鼠有時亦非全然「素食」,在野外昆蟲等有時可以是牠的食物。

臺北動物園園長 陳寶忠敬覆 92年8 月11日。

此外,在答覆中提及的「天竺鼠有時亦非全然素食,在野外昆蟲等有時可以是牠的食物」一事,在我看來,天竺鼠的野外親戚(祖先)和寵物化的天竺鼠已經不大一樣了,而且我懷疑天竺鼠老祖宗會主動捕食昆蟲,這點還需要進一步的查証。

8/18/03

《熱》

以前碰上「你最喜歡哪個季節?」這個問題時,我總是回答:「夏天。」 

沒想到,現在我要改變答案。我不喜歡夏天的炎熱、苦旱,對於大自然的生物而言,高熱和缺水,應該是浩劫罷?只有人類可以躲在人工的冷氣房,不斷地向外界排出熱氣。 

現在我呆在冷氣房裡,上網。 剛抱起肥肥,撫摸牠,搓揉牠的耳朵,肥肥似乎樂在其中,但是很快地就感到尿急,輕咬我的手指,叫我放牠回籠上廁所。 

撫摸自己心愛的寵物,彷彿可以釋放煩惱,減少肚子痛的程度(我今天一早就腹瀉……)

肥肥有點孤芳自賞的氣質,和小狗狀愛舔人的黑面菜不一樣,也許這隻天竺鼠,上輩子是一隻貓。

8/19/03

《天竺鼠有不孕症?》

我查了一下網路,結論是:天竺鼠可能會不孕。 

在一篇《天竺鼠肉作為食品》的文章中,作者提到「母鼠不孕的情況常常發生」,這時候就要換另一隻母鼠來配對。 

在《GuineaLynx》的討論區中,有位鼠友找來一隻據說不孕的母鼠,陪她病危的公鼠,但是引來許多人的撻伐,認為「除非結紮,誰也不能百分之百地確定該母鼠是不孕的」。 

彼得.葛尼醫生說,生命充滿奇蹟,他和朋友養過幾隻公鼠,從來都不會讓母鼠懷孕,於是他們放心地把公鼠們擺進一群母鼠裡,這次卻突然中了「大獎」。 

我的結論是,如果飼養一對天竺鼠(公母配對),牠們可能會「不孕」,但這可能只是「不來電」,而非生理的因素。唯一能確認不孕的,就只有結紮。 至於其他生理的因素(如子宮病變……),要找獸醫診斷。

8/20/03

《肥菜受驚了》

這天來訪的朋友似乎做出什麼奇怪的動作,發出什麼奇怪的響聲,讓肥肥和黑面菜受驚了。 

肥肥現在是足不出籠,黑面菜比較粗線條,當我手裡拿著地瓜葉召喚牠時,牠還是會跑出來索食。而肥肥耳聽我的聲聲呼喚(吹口哨),卻只能在籠子裡不安地晃動,偶爾啃一下草,偶爾喝一下水,偶爾前腳趴在籠子邊,往外望。 

一開始我想用食物引誘肥肥跨出勇敢的第一步,就自顧自地餵黑面菜吃(地瓜葉),三不五時,才撕一小片葉子,給肥肥吃,讓牠聞香出籠,但是肥肥畢竟是膽小、固執,最後牠的恐懼戰勝地瓜葉。 

黑面菜吃到後來,對地瓜葉已經有點意態闌珊了,牠跳回籠子小解之後,就開始啃草。 我把剩下的地瓜葉,端到籠門口,讓肥肥吃。肥肥滿足地吃著地瓜葉,教我感到又愛又憐。

肥肥恢復正常8/26/03)

大約過了一個星期,肥肥終於恢復到受驚前趴趴走的狀態,而庭院的地布也恢復到受驚前遍地黃金的狀態(誇飾法)。 

肥肥像黃金鼠一樣,喜歡整理床鋪(毛巾),黑面菜則像小狗一樣,喜歡東舔西舔和大叫。可以看到肥肥在牠整理好的床上,輾轉反側的模樣,調整好姿勢,枕好大頭,躺下休息。

8/30/03

《肥肥的小心機》

餵肥菜吃草時,我習慣把青草(從野外摘回來的)撕成小段再餵。 但是我也喜歡玩「拔河」遊戲,有時候就把青草的一端給肥肥吃,另一端給黑面菜吃,吃到最後,牠們就開始拔河了。 

結果不一定是肥肥勝利喔。 

肥肥在吃草時,會耍一點小心機。當牠發覺口中的草頗長時,就會把頭偏向一邊,再吃。這樣可以避免黑面菜,吃到另一端,和牠拔河。 

黑面菜在這方面,就比較憨直。

8/31/03

《梳毛》

幫肥菜梳毛,肥肥會很快地進入狀況。牠知道我不會帶牠去洗澡或剪爪子之後,就會趴下來,放鬆身體,方便我用「夢幻的小木梳」為牠刷下毛髮。

肥肥的落毛通常是白色的,因為牠的體毛大多是白色,頭毛和尾毛才有花樣。而因為肥肥的姿勢正確,幫牠梳毛也很有成就感,通常可以刷下不少的白毛。 

至於黑面菜,牠通常不會進入狀況,上桌之後,到處舔舔、逛逛,我必須稍微施力,才能讓牠停在定點。牠通常不會像肥肥一樣放鬆,反而是自顧自地做起理毛的動作,我看牠理哪裡,就跟著梳哪裡。 

通常我是把牠們抱到書桌上梳毛,梳完後,可以用膠帶把毛黏起來,把桌面清理乾淨。

◎請繼續收看《肥菜小故事》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