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1  2  3  4  5  6  7  8  9  10  11  12  13  14  15  16  17  18  19 20 21

4/2/03

我們堅決反對冷水浴!《肥肥的 2003 年第一泡》

昨天的天氣還是非常悶熱,濕度很高,加上天竺鼠籠又還沒清,黑色的豆豆山令人愀然變色,感覺非常地「不爽」。

晚上,清完籠子之後,我帶肥肥去洗澡,這是肥肥的「開春第一泡」! 

為什麼要幫肥肥洗澡咧?因為牠太臭了,衛生習慣不好,隨地小便的牠,臀部沾上了尿液,於是就變成一隻有味道的天竺鼠——有味道,就洗澡,準備好洗澡工具組(小水盆、裝了溫水的五個 600 CC 保特瓶、洗毛精、乾毛巾)之後,我把肥肥放進小水盆裡,開始牠的第一泡。 

我都會在小水盆裡先放一、兩公分深的溫水,加入半湯匙洗毛精,攪拌至起泡後,再把天竺鼠放入,這樣牠的腹部就可以泡到洗毛精,比較有清潔效果。 

肥肥很久沒洗澡了,冬天我只有乾洗(用小動物專用的乾洗粉,不是很好用),今天的濕洗,讓牠受到一點驚嚇……不過,牠們每次洗澡差不多都是這樣,嚇得一動也不敢動。 

順利地洗完澡後,我先放肥肥回籠子裡上廁所,根據經驗,天竺鼠受驚之後,回籠的第一件事,就是上廁所。肥肥回到籠子,不停地抖毛,甩出的水滴連黑面菜也感染到「抖毛」的行為。 

令人驚喜的是,吹毛時肥肥非常地合作,果然是洗澡經驗豐富的天竺鼠(呃,相對豐富,根據彼德.葛尼獸醫師的建議,是三個月至少洗一次,我大概是每個月洗一次),牠背對著我,慵懶地趴下,並且舒展身體,我輕輕地翻動臀部的鼠毛,牠也不會感到驚擾,總之吹毛也順利地完成了。 

吹完肥肥,我把黑面菜也拿來吹一下,讓牠習慣吹風機,多月前的洗澡,牠不是很習慣。

4/4/03

黑面菜毛在癢。《對天竺鼠過敏?》

閱讀下面的英文網頁Living with Guinea Pig Allergies(和天竺鼠過敏症一起生活) 

嗯……那網頁說,如果是對天竺鼠過敏,就要避免接觸「過敏原」, 它說過敏原可能是天竺鼠尿液或體液中的某種蛋白質,也可能是其他東西,像墊料、牧草。 

至於鼠毛(或兔毛)可能會「攜帶」過敏原,因此接觸後就會造成過敏的反應;過敏原也會在空氣中傳播。 

因此,如果飼主情況嚴重的話,就要請沒過敏反應的家中成員,來清理飼養環境(籠子)比較好;和寵物接觸時,則最好戴上口罩和手套,或隔著一條毛巾。 

籠子旁邊擺上一台空氣清淨機(沒買過,似乎有一種是特別有效的) ,可以濾清空氣中的過敏原。 

內容裡還有其他的建議,我沒有細看。

4/6/03

《無患子》

茶箍是「無患子」(樹名)的果實,經過乾燥、去子,壓縮而成的天然清潔劑,它的果實汁液也可以用。 

我家門前就有一棵,現在正是萌發新葉的時候。我撿了幾顆果實,讓它發芽,日後再種到其它的地方。 以後我也拿無患子來幫肥菜洗澡,無害且環保。:)

4/15/03

《蟲》

昨天晚上清理籠子時,發現一群小蒼蠅,徘徊在角落的便便山上。真是……。我想是拖太久,才清理籠子的緣故。 

還記得《魔戒首部曲》的一幕,黑騎士逼進哈比人時,一些土裡的雜七雜八的蟲兒都冒了出來,現在,春天到了,住處附近就常看到類似的場景。 我愈來愈不怕蟲、不怕髒了,心想:有機物比那些化學毒素好多了。

在台北時,我曾經把「用過的」木屑沙,鋪在窗口的盆栽上,結果証明是一場災難——木屑沙澆水後,繼續膨脹,加上若隱若現的黑色便便,簡直是噁不忍睹。 現在住的地方,倒是有較多的空地,不過我不會做堆肥。

 

天竺鼠的排泄物作肥料?(4/18/03)

廚餘桶在花市中常見,在雜誌上也看過使用的方法,處理不當是發出臭味的。 我看父親買回來的有機肥,包裝袋上的原料成份是……牛、豬的排泄物、蔬菜的殘渣等等,但使用時,並沒有異味,因為已經充份腐熟。 

之前在壹週刊看名家專欄,其中一位喜歡園藝的旅美作家(劉大任)說,有一種「黑土」十分好用,是用落葉殘枝,堆在一起,經過長時間的腐熟而成。我現在打算把木屑沙丟進庭園中偏避的角落,那裡的土質很惡劣(硬梆梆的),加點有機物,可以改善。

 

堆肥 DIY(4/20/03)

查過資料之後,我覺得製作堆肥是一件浩大的工程,主要是現代人的生活環境不允許。 

昨天我把肥菜三天份的產品(含木屑沙),倒在那塊硬土上面了,不過根據《堆肥 DIY裡的敘述,這種做法好像是錯的。-_- 

今天我找到兩條蚯蚓,就把牠們移居到木屑沙那塊地,希望可以改善土質。 

4/26/03

野兔哥。《久違的台灣野兔》

今天晚上回到住處,終於看到久違的台灣野兔,現身在家門前的的草坪上。 

晚上八點左右,連日鬱積的濕氣終於忍不住渲洩,開始嘩啦嘩啦地下起大雨,我抵達這裡時,雨勢轉小,只剩雨絲,橋頭的鐵門口,一隻蟾蜍,一隻青蛙,分別跳入草叢。

忘記從什麼時候開始的習慣了,我將車子駛進園中的車道後,會打開遠光燈,照亮草坪,看今晚台灣野兔是否會出現?

就這樣幾個月過去,蹤跡沓然,心想:給老鷹吃了嗎?還是被獵人打了?

前幾天還看到一隻野貓,嘴上叼著碩大的老鼠,打從家門前走過。沒想到,在今晚和野兔不期而遇了。我停下車,看牠有點受驚地跳了跳,又站住不動。

我在想:有什麼辦法能讓台灣野兔知道,我很歡迎牠們來啃地毯草呢?

我靜靜(?)地把車停好,不去打擾牠,自顧自地走進房子裡。

5/11/03

《重要的發「腺」→公鼠的皮脂腺》

公鼠身上有一種腺體叫作「皮脂腺」(grease gland),分佈在後背部,接近臀部的上方,天竺鼠會藉由皮脂腺分泌某種氣味(物質),來標記領域範圍(地盤)關於氣味標示

參考下面這個網站:《Cavy Capers(蹦蹦跳跳天竺鼠)

網址一Anatomy(天竺鼠的身體結構,可以看到皮脂腺的分佈位置)

網址二Health(天竺鼠的健康,介紹如何清洗皮脂腺的分泌物)

在【天竺鼠的健康】單元裡提到,某些公鼠的皮脂腺分泌旺盛,分泌物就會在皮毛上結塊。天竺鼠通常會感到油膩和發癢,這時飼主就得幫牠洗一下。

網頁上說,可以用一種人類使用的「去油解膩劑」Swafega, a grease removal for humans,我不知道是什麼東西),在洗澡前先幫天竺鼠把結塊的部份洗淨(用溫水)

5/13/03

《夏天》

夏天來了嗎?粽子還沒吃哩。

我想起剛養肥肥的時候,有餵過牠吃竹葉,也許今年的端午節,人類吃粽子,天竺鼠可以吃一些新鮮的竹葉,上次肥肥試吃的結果,反應還不錯。

天氣熱,睡覺箱被我收起來了。失去眠床的肥肥和黑面菜,目前傾向回到籠子裡,睡在角落的踏墊上。問題是,踏墊下面就是排泄物,所以牠們的身上就有天竺鼠味了。

5/16/03

海博館的小白鯨與工作人員一同玩耍。《遠遊X水壺》

前天我和朋友造訪高雄縣的美濃鎮。

一直以為,美濃是觀光化的小鎮,應該像新竹的「內灣」——一條主街上,家家戶戶都在做觀光客的生意;到達美濃後,才發現原來不是如此,鎮上的人仍然過著自己的生活,幾家餐廳和大型的主題商店(像「美濃民俗村」)點綴在鎮郊。

這次兩天一夜的出遊,我把天竺鼠擺在家裡。第一天夜宿旗山(美濃附近)時,感覺還好,第二天再「殺」到屏東車城的「海洋生物博物館」時,心裡就有點忐忑不安了。 

去年約莫此時,因為海博館禁帶寵物,所以我摸摸鼻子,帶著肥肥和黑面菜離開。

今年沒帶著牠們,終於可以興沖沖地在海博館漫遊,走過「珊瑚王國」、看到動人心魄的白鯨(後來才知道,牠們竟然參加人類設計的表演活動,據說這樣才可以避免牠們無聊。),大約到下午兩、三點時,我就開始擔心肥肥和黑面菜了,怕牠們把水喝完,無水可飲。

這真是諷刺,當時眼前是一大缸、一大缸的水,碩大有朋的魚群游來游去,我卻在憂慮兩個小水壺。 

昨天晚上十點鐘左右,我終於回到家,東西還沒放定位,就直奔天竺鼠籠,還好,肥菜沒事,一如平常地探頭出籠,唱歌歡迎我。 

飼料和草還有剩,兩個水壺卻見底,我趕緊為牠們加水,牠們一看到水,就咬著不放,喝了好幾分鐘的水。

我決定再買一個水壺,以備遠遊之需。

5/21/03

《肥菜新天地》

昨天逛大潤發時,入場前,工作人員會先為顧客噴消毒液,並且量額溫。SARS 的疫情蔓延,口罩族也愈來愈多了。 

我最近心血來潮,想為肥肥和黑面菜換一個新籠子,因為: 

1.舊籠子的底部(特別是角落部份),鐵絲因為浸潤天竺鼠的尿液,掉漆、生鏽,情況十分嚴重。其他周邊,也被天竺鼠啃得七零八落。 

2.籠子和庭院之間,有高度的落差,肥肥和黑面菜跳上跳下時,讓我看得膽戰心驚。自從肥肥的「前腳扭傷事件」發生後,我都在籠門前鋪上一層「毛巾製降落區」,緩和落地時的壓力。 

3.我總覺得籠子打掃起來還不夠方便、迅速。 

總之,在大潤發購物時,我順便在找有沒有什麼材料,可以拿來創作肥菜的新居。 我找到了一塊「車用防污墊」,黑色的,軟軟的,約 90 cm X 30 cm 大小,上面有方格的紋路。 

回家後,我先把防污墊放進天竺鼠的庭院,結果是太大了,需要把一邊折起,才能放進去。勇敢的黑面菜率先跳下來,「試咬」一下,防污墊蠻有韌性的,而且嗜口性似乎不佳,牠咬了幾口就放棄了。

 觀察牠們在防污墊上行走的狀況,應該還好,軟質的墊子,走在上面會發出「趴踏、趴踏」的聲響。 

我計劃把新買的防污墊和網架組合在一起,然後把籠子收起來,把牧草架、水壺,直接掛在網架上(需要克服一點困難,我的水壺固定鈕和網架孔的 Size 合不起來)

傍晚我開始動工興建肥肥和黑面菜的新天地:

1.組合網架(正方形),把網架放在防水桌布上面。

2.將「防污墊」塞進網架的底端,這裡準備當作天竺鼠的客廳、餐廳、臥房兼盥洗室。

因為防污墊大了一些,我用剪刀剪了一刀,讓多餘的部份可以往上折。(如左圖)

3.在防污墊上,鋪設木屑沙和踏墊;基本上,和鼠籠的情況相同。

 

書上說鼠籠的底盤應該較深一些,在這裡,我認為鋪上踏墊後,就不必擔心木屑沙被天竺鼠撥出籠外了(即使被撥出來,還有防水桌布擋著)

4.最後,利用原有鼠籠的頂蓋,鋪上綠色毛巾,製作一個「遮光棚」。天竺鼠喜歡陰暗的地方,遮光棚為肥菜的生活帶來安全感。

「肥菜新天地」完工後,肥肥和黑面菜的適應狀況十分良好,尤其是遮光棚的設計,在照明的情況下,遮光棚會形成一個綠色的空間,十分清爽怡「鼠」。

至於懸掛在遮光棚一角的牧草架,和置於前方的飼料盆、籠側的水壺,三者組成一個完整的用餐區,這裡是肥菜流連忘返的美食空間。

目前為止,我想人鼠都很滿意「肥菜新天地」。不過,我觀察到肥肥上廁所時,臀部靠籠邊很近,有時候尿液還是會噴出防污墊,落在防水桌布上。而且肥肥還是會跑出防污墊,到「庭院」裡的角落尿尿……也就是,人類還是得擦地。

肥肥和黑面菜的生活環境,如今再一次進化,變得更寬廣,也更安全了。不必再跳上跳下,也有固定的遮光棚,提供隱蔽。

希望日後打掃時也很方便,這樣我就更高興啦。

 

5/23/03

《華而不實.肥菜新天地》

看到「肥菜新天地」的設計,讓您心動了嗎? 小心!清理「肥菜新天地」是一場災難! 

今天晚上,終於要清理天竺鼠的飼養環境,結果拿開防污墊後,發現墊底下的桌布是一「大」灘尿液——不知道是從防污墊的縫隙滲漏出去的,還是肥菜牠們屁股朝外,尿出去的? 

另外,軟軟的防污墊盛滿吸飽尿液的木屑沙後,也變得十分沈重,很不好拿……,我在捧出家門的過程中,不小心灑了一些,落在地板上。 

總之,清理「肥菜新天地」是一場災難。好不容易清理完畢,我做了一些修正,調整水壺、遮光棚、玩具的位置,希望尿液不再由防污墊的縫隙漏出來。

 

鼠托邦崩壞史(上)(5/25/03)

現在暫時改回原來的樣子,日後再做新的籠子。因為我傾向把整個底盤端出去,把木屑沙倒進庭園裡作肥料(我這邊有很多地方可以倒……),所以底盤最好是要有一定的硬度和深度。防污墊的缺點就是太軟和太淺。

鼠托邦崩壞史(下)(5/30/03) 

自從上次「肥菜新天地」崩壞,恢復籠子原樣後,人類一直處心積慮地思考,如何善用那塊軟趴趴(而且兩佰多塊)的汽車防污墊? 

答案終於出現了→把防污墊剪成小塊,鋪在籠門的鐵絲上,以防肥菜玉腿夾傷;再剪出大塊,鋪在籠門前的地板上,當作降落區(這樣可以不必洗毛巾)

5/25/03

《固執?記恨?》

天竺鼠真地很「固執」。但是牠們會「記恨」嗎? 

我永遠都忘不了,黑面菜被我抱去洗澡時,那種呆若木鼠,癡癡地望著人類的表情,好像是一種沈默的抗議:「我這麼可愛,又會回籠上廁所,為什麼你要把我淋濕?」 

洗澡的過程中,黑面菜總是維持著同樣的姿熱,一動不動地,也不發出聲音。 但是洗完澡後,還是馬上恢復平時生龍活虎的貪吃模樣,也肯讓人類摸牠。所以,我想,天竺鼠應該不大會記恨吧。

05/26/03

馬殺雞位置圖《幫肥菜馬殺雞》

除了梳毛,肥菜也喜歡(習慣?)我幫牠們馬殺雞。 

想當初,撫摸肥菜到臀部時,就要小心牠們回頭咬人(只是警告啦),現在,摸到臀部時,牠們也很自在,似乎知道,這也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。 

我按摩天竺鼠時,總是從牠們頭部的後面,連接著軀幹的部位開始,應該叫作「肩膀」吧(我應該讀一點天竺鼠的身體結構術語)。用兩隻手指的指腹,輕輕地按摩骨頭和肌肉;再一路往背後按去,大約到軀幹的中間,我就覺得按不下去了(找不到大骨頭),就停止,回頭去按摩牠們的耳朵(耳朵中央,耳洞的部份)和下顎(總覺得牠們不斷地啃東西,下巴會很酸……),意思一下。 

肥菜在我按摩時,都非常安靜。記得有次,剛抱肥肥時,牠有點不爽(不舒服)地嗚嗚叫,我就為牠按摩下顎,肥肥立刻就不叫了(還是因為下巴被按,叫不出來?),總之,就我的觀察,牠們還蠻喜歡/習慣人類的馬殺雞。

◎請繼續收看《肥菜小故事》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