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1  2  3  4  5  6  7  8  9  10  11 12  13  14  15  16  17  18  19 20 21

12/3/02

太陽《趁天晴洗澡》

今天趁著天晴,幫肥肥和黑面菜洗澡。 

黑面菜先洗,不過,牠似乎缺乏心理準備,洗澡時還好,洗完澡擦乾、吹風時,就顯得十分不安。在洗澡之前我有清理籠子,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的事件程序,對黑面菜造成巨大的心理壓力了? 

接下來「受洗」的肥肥,有黑面菜的前鼠之鑑,表現就穩定多了——牠可能是從黑面菜身上洗毛精的氣味,和吹風機的聲音,知道待會兒人類就要把牠抓去洗澡了。擦乾、吹風時,肥肥就顯得很平靜,牠好整以暇地趴著,伸展身體,背對我,方便我使用吹風機,一邊撥弄濃密的鼠毛,一邊吹乾。三不五時牠會蹲坐起,奮力地搖頭晃腦,想把水份甩掉,我就趁機把牠頭兩旁的毛吹鬆。 

順利地將肥肥吹乾後,我回頭去抱剛才驚慌的黑面菜,牠的身體還帶著一點溼意。有了心理準備之後,黑面菜也穩定多了,平靜地讓我吹毛求疵?)

有了這次經驗,我決定下次洗澡前,應該要識肥肥和黑面菜先聞一下洗毛精的氣味,或聽吹風機的聲音,讓牠們有洗澡的心理準備。 國外的一些天竺鼠網站,其實不建議用吹風機把鼠毛吹乾,說吹風機可能會對天竺鼠造成極大的心理壓力,熱風也可能傷害到牠們。我看過一本天竺鼠書,上面是建議大致擦乾天竺鼠後,擺個熱源(例如:燈泡),讓牠們自然把體毛晾乾就好了。但是在潮溼的台灣,我仍然選擇使用吹風機,不過日後,也考慮使用小動物專用的乾洗粉,試試看。

12/4/02

《自己回家吃草的天竺鼠》

今晚回家,打開房間門一看,肥肥和黑面菜竟然在籠子外面望著我。

圍片的一角被撞開了,庭院裡面一片狼籍,「尿布」理所當然地溼了 ,睡覺箱被移了位——不知道是誰幹的好事!

很好笑的是,肥肥和黑面菜看到我,也不四竄奔逃,反而乖乖地跑回籠子裡。飼料盆有便便在裡面,我就先抓把草放在牧草架上,回頭擦完飼料盆,再添飼料。 

兩包小包的 OXBOW 提姆西草今天正式吃完,打開購物金換回來的 Kaytee——嗯,人類的鼻子比較喜歡 OXBOW 的草香。

12/6/02

《我家門前有野兔》

爸爸說,昨天晚上在家門口的草坪發現兩、三隻土黃色的野兔。奇怪的是,我從來沒有見過。 我問爸爸:會不會是我的天竺鼠跑出去了?(雖然很不可能)

他說很肯定是兔子,因為燈光一照,兔子就動也不動,人類去追,牠們才跑掉。 五、六年前我也曾親眼在家門口發現野兔,當時的感想是:「我們這裡真是動物的天堂。連野兔都有!」

只是這幾個月(兩個月?)住在鄉下房子,除了天上老鷹、地上長蛇、水中蟾蜍外,還聽見附近山間有獵人的槍響——我認為他們是為獵兔子而來。

這裡的夜空總是星光燦爛,只可惜我認不出什麼星座。 

我應該為野兔關掉庭園裡的路燈才對。

複合人看到兔記(12/8/02)

我終於也在家門口看到台灣野兔了,飄著絲絲細雨的昨晚,心裡還在想:「下雨天兔子應該不會跑出來覓食,可能只在兔窩附近活動 ……」

緩緩地開車接近家門,車燈一照,突然發現草坪上有兩隻動 物——是兩隻土黃色的台灣野兔,一動也不動地,觀察狀況。 我立刻踩剎車,排 P 檔,把收音機調到古典音樂頻道——兩隻野兔 「呆」住一、兩分鐘後,開始東跳跳、西跳跳,偶爾直立起身體( 這應該是蹲姿吧?)張望。我覺得牠們只是假藉這些動作,分散我 的注意力……。後來牠們跳著跳著,就朝北邊荒廢的菜園逸去,結 束了短短、不到十分鐘的「複合人看到兔記」。

網路上寫著:(摘自《行政院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網站》 

台灣野兔 Lepus sinensis formosus (Thomas)

形態特徵: 頭軀幹長 30∼40 公分,耳長 8∼10 公分;體背黃褐色,毛末端黑色, 呈不規則之黑色斑紋,體側黃色,腹面較灰白;具二對上門齒,眼睛大,顏色與體色相似。 

生態習性: 本種為台灣特有亞種。白天棲息於草叢或灌木林中,傍晚至清晨始外出活動覓食;植食性(複合人按:草食性),喜食植物之幼葉、嫩芽和嫩草等,生性羞怯,聽力及嗅覺敏銳,行動敏捷。分布於中、低海拔區域。

12/9/02

肥肥出隧道《生活不能承受之溼》

肥肥和黑面菜的尿布/棉被,應該都是被肥肥尿溼的,偶爾也會有驚喜,過了一天,棉被仍然沒有變成尿布——如果肥肥聰明一點,牠應該知道尿溼之後,就會不舒服;可是,牠可能以為溼了這件,還有黑面菜的那件,於是就給它尿下去。

在籠外上廁所也是肥肥的壞習慣,我懷疑黑面菜也被牠帶壞了。以前有段時間,我用處罰的方式(大聲發出嗤響或摸牠敏感的臀部),訓練肥肥回籠上廁所,後來也的確產生效果。

但是最近(啊,也不是最近,有一段時間了)牠都會趁人類不注意時,偷偷在籠外庭院的角落上廁所——有次牠在庭院角落準備「嗯嗯」時,看到我接近籠子,才「悻悻然」地跑回籠子去上。真是$%&*@#$…… 

天竺鼠喜歡在角落上廁所,可能是基於一種安全感的需求,背對角落,可以眼觀四面。目前肥肥和黑面菜的庭院有一條「斜角巷」,巷底就是肥肥喜歡的「露地」(沒鋪木屑沙)廁所,我曾經考慮過買個三角便盆,但後來想想,現在使用的防水桌布,其實蠻好清理的,只是一堆便便泡著尿液,有點噁心。-_-

12/10/02

《終於體驗到冬天的寒冷》

這兩天冷氣團籠罩全台,人類和天竺鼠終於體驗到冬天的寒冷。

因為要整地的關係,爸爸和我忙著移植整地範圍裡面野生的金銀花(又名「忍冬」),但是碰上冷氣團,我覺得成活率可能不是很高。先前在網路上查到的資料,金銀花插枝、移植的季節,應該還是春、秋兩季比較適合……。 

嗯……上面是題外話。在這麼寒冷的冬天裡,我為肥肥和黑面菜準備的保暖措施還是睡覺箱加毛巾,原本是一條毛巾,現在多加一條,就這樣了。

看牠們的情形,似乎仍然能抵擋得住這波冷氣團,照樣吃、照樣跳,只是喝水量明顯得減少了。 

OXBOW 提姆西草吃完後,新開的 Kaytee 提姆西草,品質比較差,莖多葉少,雖然莖桿對天竺鼠磨牙有利,但素,牠們不吃硬梆梆的莖,也是沒輒呀。

現在我塞草到牧草架時,都會注意草屑的落點,怕它們掉進天竺鼠(尤其是黑面菜)的大眼睛裡

——不過,真是防不勝防。昨天我就發現黑面菜的眼睛裡有掉進很小的一丁點,希望牠的眼淚可以把它沖洗出來。

12/14/02

《松鼠、地毯草、乾被單》

寒冷終於過去,陽光普照,氣溫上升,但是早晚溫差仍大。

上午在修剪樹木時,驚嚇到一隻松鼠,看牠啪啦啪啦地「摔」下樹,心裡好生過意不去,但是後來牠又出現了,再度被嚇跑。以前有段時間,爸爸會特意買地瓜,放在門前的橄欖樹下餵松鼠,那時常可以看到松鼠出沒。現在正是橄欖結實纍纍的時節,不知道松鼠會吃橄欖嗎?

我發現草坪種地毯草是不錯的選擇,雖然它的葉子很長,人類走在上面,其實並不舒適,但是很明顯地,天竺鼠和台灣野兔都喜歡吃地毯草。前天我又發現一隻台灣野兔,我頑皮地跑去追牠,結果當然是追不上。

這幾天清理睡覺箱時,都可以扯出乾燥的天竺鼠棉被,而不是尿布。肥肥好像變聰明,懂得到睡覺箱外面尿尿(斜角巷或籠子裡),再回到睡覺箱的被窩裡。不過,牠還是會在睡覺箱裡面製造乾燥的黑色豆豆,畢竟這是天竺鼠的天職……-_-

12/16/02

《我們都愛咬籠子》

黑面菜真被肥肥帶壞了,現在牠們都愛咬籠子,而且黑面菜學肥肥咬在同一個地方,真搞不懂,是為了自由,還是因為無聊?

人類受不了天竺鼠咬籠子發出的噪音,除了吵人安眠之外,還讓人擔心鼠牙應聲而斷(肥肥就有斷牙的前例)。聽到牠們咬籠子,我都會警告性地大叫一聲,再不聽,就起床,翻身到籠邊,伸手驅趕牠們。

我覺得在天竺鼠的心目中,咬籠子是吸引人注意力的有效方式。每當我抱其中一隻時,剩下的那隻常常會去咬籠子。但每當我隔一段時間後,準備換「鼠」時,咬籠子的那隻也沒有引頸期抱的樣子,照樣跑給我抓,真是鼠心難測!

  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

橄欖枝(12/28/02)

我剪了一根橄欖枝,架在肥肥和黑面菜常咬的籠(網片)

——經實驗証明,肥肥和黑面菜會啃橄欖枝(左圖是黑面菜啃橄欖枝的模樣),希望橄欖枝可以改掉牠們因為生活無趣,常咬籠子的壞習慣。          

12/17/02

《乾洗》

昨天晚上第一次使用小動物乾洗粉,幫肥肥和黑面菜洗澡。原來乾洗粉和人類使用的痱子粉很像,都是粉末狀,香香的——這種味道天竺鼠好像很討厭,當我把乾洗粉噴到梳子上,再去刷肥肥和黑面菜的體毛時,牠們都會把頭抬高(尤其是肥肥,從來沒看過牠這麼努力地抬頭挺胸),似乎不想吸進乾洗粉的粉塵。 

第一次使用,我不敢用太多,略略刷過背部和臀部的鼠毛後,就放牠們回籠子了。

乾洗粉 v.s. 石灰粉(12/28/02)

上個星期,因為要規劃步道路線,父親教我用石灰來作記號。我一手拎著石灰袋,一手舀出石灰,洒落在草地上。當時的冬風一陣一陣地吹來,有時候風向沒抓到,不小心吸進石灰粉(我沒戴口罩),馬上就令人打噴嚏兼吐口水。

在我一邊吐口水,吐得口乾舌燥的時候(也可能是因為鹼性的石灰),我不禁想起,當我用乾洗粉為天竺鼠洗澡時,牠們把頭抬得高高的模樣。肥肥和黑面菜也很難受吧?

12/21/02

《肥肥愛撒嬌》

從前抱肥肥時,牠都表現得很文靜,撫摸牠時,也不像黑面菜會發出嚕嚕聲。

最近肥肥「沈靜的天竺鼠」的形象卻改變了,抱牠的時候,牠會發出「嚶嚶」的聲音(我的狀聲字詞庫…-_-…),聽起來像小時候的黑面菜,好像在撒嬌。

肥肥是看我常抱黑面菜,而黑面菜在我懷裡總是大呼小叫,所以就學起來嗎? 

最近看到一本書——《愛上我的動物朋友》(聯經),裡面說:

「動物的內心是很純淨的,正因為純真使得牠們也特別討厭被人們輕蔑,當這種情形出現,牠們的反應通常是眼眶含著淚水地凝視著外界,因此人們和動物相處時,更該用單純的心態去面對,這樣彼此自然可以得到理解。」

肥肥進隧道箱

我的一小步是天竺鼠的一大步。

嗯……

好累!休息。

12/22/02

《自由讓動物更迷人》

前幾天參觀一家休閒農場,裡頭花木扶疏,場主還飼養了不少動物——乳牛、山羊、放山雞(他說有四百多隻,讓您猜猜看,為什麼要養這麼多?)、鵝、魚(這自然也有很多隻……)、鴕鳥(這有點稀奇,上月鎮裡殺豬公作醮,除了傳統的神豬、大羊外,已經有人拜鴕鳥了),還有兔子。 

在參觀的路線上,忽然一隻大兔子從路旁的灌木叢中跳出來,體毛的顏色和台灣野兔很像,只是比較深。場主說,他養了幾隻家兔,原本是要增加小朋友遊園的趣味性,沒想到這些兔子會啃食農場裡種植的花。最近計劃要捉起來圈養,只是很難抓到……。

當我看到這隻行為像野兔的家兔時,心裡大受感動。牠在遼闊的農場裡自由來去,恣意吃花(家兔知不知道選擇無毒植物來吃?)——自由讓動物更迷人。

12/25/02

聖誕樹 2002聖誕禮物《聖誕禮物》

雖然沒有和肥肥、黑面菜一起度過聖誕夜,但是我有送牠們聖誕禮物

——用網片搭成的新圍牆。

12月23號晚上逛 DIY 賣場時,無意中發現網友提到的「網片」(原本是設計來組成「網架」的),當下就買了三片網片和六個「網片接頭」回家。回到家後,我先把網片簡單地組合起來,再把天竺鼠關進去——我要先清理籠子。 

花了一番工夫(清理籠子真是件麻煩事啊),我再依照原來的庭院設計,以網片取代從前用踏墊組成的圍牆,新圍牆看起來就和國外天竺鼠網站上美侖美奐的 DIY 鼠籠差不多了,Neat! 

至於肥肥和黑面菜對新環境的反應……,今天是聖誕節,我發現牠們可以咬籠子的選擇多了,從前是斜角巷口,現在是籠子門口正前方的「圍牆」。

好奇怪,我家的天竺鼠喜歡咬鐵絲,不喜歡咬塑膠? 順便一提,上次剪了一串(兩粒)橄欖當磨牙木,放了一天,肥肥和黑面菜連咬都沒咬一口。

搶救籠子大作戰(12/28/02)

今天早上,為了有效改善肥肥和黑面菜愛咬籠子的毛病,我在牠們的環境中添加了不少東西——用完的面紙盒很好用,我用面紙盒填補庭院的隙地,除了增加地形的變化外,還可以有效預防天竺鼠在角落(像斜角巷那樣)上廁所;我又改裝了檯燈的長型包裝盒, 剪掉上下蓋,包上膠帶,變成一座「隧道箱」,嗯……也可以當睡覺箱使用,只要牠們不把它尿溼;我也把以前用的陶瓷飼料盆擺回庭院,不是為了裝飼料,而是要讓牠們閒嗑牙(不知道會不會啃?),啃這個應該比會掉漆的鐵絲好吧?最後是終極武器——「橄欖枝」,經過一天的實驗,我發現肥菜會啃橄欖枝,而咬籠子仍然繼續,但是頻率降低。一連串的改革措施,似乎有一點效果了。

12/31/02

《逃獄二部曲》

2002年的最後一夜,肥肥和黑面菜共同演出《逃獄二部曲》:【雙鼠奇謀】。

回家後的第一件事,就是查看天竺鼠的狀況,結果來訪的朋友發現:天竺鼠不見了?!黑面菜和肥肥都不在籠中,睡覺箱裡也沒鼠。我忘記關上房門,天竺鼠很有可能跑出房間,如果是這樣,人類就頭大了。

有了上次黑面菜逃獄的經驗,我「照例」吹吹口哨,(用力地)搖搖飼料罐,讓牠們聽見美味的飼料灑落在盆裡的聲音,果不其然,肚子餓的黑面菜聽見聲音,就從床底下鑽出來,乖乖地回到籠子裡吃飼料,但是等了一會兒,肥肥仍然沒有現身。

這時,我雖然有點緊張,但是並不驚慌。第二招搖牧草袋上場,我抓起牧草袋,故意弄出一些悅耳的塑膠袋聲響,放一些牧草在飼料盆裡,黑面菜開始大塊朵頤,可是肥肥依然「音訊」全無。

吃過一陣飼料後,黑面菜不安於室地,又跑出籠子散步,看得人類哭笑不得,因為肥肥還沒回籠,還不能關上籠門。我請朋友出去,對天竺鼠來說,有陌生人在場,總是比較恐怖。

我按照平常的習慣,開始一邊清理籠子,一邊發出「聲音」(唱歌、開電腦,嘮叨一下為什麼又弄得這麼髒之類的),過了一會兒,黑面菜散步回來,接著,肥肥也賊頭賊腦地回籠了。 看牠們安全地吃著飼料,我終於鬆了一口氣。

◎敬請繼續收看《肥菜小故事》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