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1  2  3  4  5  6  7  8  9  10  11 12  13  14  15  16  17  18  19 20 21

11/04/02

《乾冷的天氣》

乾冷的這幾天,鋪在籠底的墊料很難發臭(也因此拖了兩天沒換),連在籠外的尿液也很容易就乾了,用「加油站面紙」輕輕一抹,就清潔溜溜。 

黑面菜長得很快,等體型和肥肥一樣時,不知道牠們大欺小的關係會變化嗎?

11/05/02

冬日保暖措施《空間的執著》

肥肥很少為了食物咬黑面菜(咬這個動詞,似乎太嚴重了,但黑面菜每次被咬,必定淒厲地慘叫一聲),但是牠常常為了「空間」開咬。 例如為了要蹲在籠子的某個角落,或趴在某個睡覺箱,肥肥也不喜歡黑面菜挨在牠的身旁——總之,這是肥肥對於空間的執著。 

天竺鼠群居的動物,可是肥肥意外地甘於獨處。真是令人玩味。

《冬日的保暖措施》

肥菜的保暖措施,我是用塑膠箱改裝(貼膠布,封住洞孔)成睡覺箱,再把毛巾塞在睡覺箱裡面,如果天氣更冷了,我就把檯燈擺在睡覺箱上(如左圖),發射一點熱度。

睡覺箱裡的肥肥和黑面菜會咬毛巾,整理一下環境(鋪床?),然後趴在上面。 牠們很喜歡睡覺箱,除了溫暖外,我相信安全感更是重要的因素,常常可以偷瞄到牠們在睡覺箱裡「麻糬狀態」地休憩著。

因為籠子擺在室內,不會太冷,現在(晚上這個室溫)牠們還蠻活潑地吃東西。冬天時我會餵多一點的顆粒飼料,提供較多的熱量。

11/09/02

《搶棉被》

東北季風增強,晚上我都會供應毛巾給肥肥和黑面菜。今天早上突然發現,肥肥的毛巾出現在黑面菜的睡覺箱裡,但是肥肥好像不在意的樣子。 我看見黑面菜窩在橘色的毛巾裡,很溫暖的樣子。也不知道肥肥怎麼搞地,甘願奉送。

是誰搬走我的棉被?(11/11/02)

這幾天的毛巾(原本是一箱一條) 常會集中到其中一個箱子裡,而這個箱子,不是肥肥,就是黑面菜在裡面——我還沒搞清楚,到底是誰搶誰的棉被。

和以往相比,最近和天竺鼠相處的時間比較短了,感覺上肥菜牠們好像比較皮了,不像以前那麼習慣和人類接觸,看到我的手接近, 會東奔西跑。

11/13/02

《洗尿布》

經過近 24 小時的分離,回到住處的第一件事是檢查天竺鼠——草和飼料都光了(還包括平常不吃的小短條飼料),水只剩一瓶的五分之一。 趕緊補充飼料和草,接著開始清理環境——人類不在家,肥肥就到處製造便便,彷彿在宣示牠的不爽。

挪開睡覺箱,發現裡面的毛巾都濕透了,發出尿液的臭味。自從在睡覺箱裡擺毛巾給肥菜牠們使用後,洗尿布也變成例行工作之一——飼養天竺鼠好像是在飼養人類的小貝比一樣……。 

在底布上噴洒白醋水,清毒殺菌一番,再擦乾後,清理天竺鼠環境的工作終於告一段落。把手邊的工作打理一下,再幫肥肥和黑面菜梳毛,牠們看起來很累的樣子,黑面菜還在打瞌睡。不知道牠們在主人不在時發生了什麼事情?(趕蟑螂嗎?有天竺鼠的房間,蟑螂會比較少,你可以觀察看看。)

《黑面菜第六名!》

在《寵物網》舉辦的小動物照片選美比賽結束了,結果黑面菜獲得第六名(140票,其中有幾票是拉過來的)……。 感謝 130 餘位陌生網友的支持,我不認識你,但是我謝謝你唷。:>

11/17/02

《打瞌睡的黑面菜?》

前幾天幫黑面菜梳毛時,發現黑面菜好像在打瞌睡,今天下午也看到這種情形,牠的左眼常會閉起來,但是右眼卻是睜開的。 

情況有點不對到勁,我細看之下,才發現黑面菜的左眼上有一小段乾草的碎屑黏在上面了,難怪牠會「打瞌睡」,眼珠上面有異物附著,當然想要閉上眼睛,分泌淚液,將它排除。 

我試著用清水把黑面菜眼珠上的草屑沖掉(一手抱住黑面菜,一手拿著小罐的保特瓶,用小水流沖洗牠的眼睛),沖掉之後,黑面菜仍然不是很舒服,還會想要閉上眼睛,後來我查網路《Pet's Corner(寵物角落)》,獸醫是建議用生理食鹽水會比較妥當。 -_-

看各個網站的敘述,類似的狀況蠻常見的,天竺鼠水汪汪的眼睛很容易有異物跑進去,餵乾草時最好小心,我想自己是太粗心大意,每次抓一大把草塞進牧草架,草屑就灑落在肥肥和黑面菜的頭上,讓草屑容易跑進眼睛裡。

11/20/02

《黑面菜又逃獄》

昨天晚上回到住處,發現籠中的天竺鼠只剩肥肥一隻,黑面菜又逃獄了。

每次打開房門時,我照例會吹口哨,通常這樣會引來黑面菜的「響應」,這次只聞其聲,不見鼠影,但是我不怎麼緊張,牠應該就在這偌大房間的某個角落。

草料、飼料都空了,肥肥和黑面菜一定餓了,我相信黑面菜一定不能抵抗食物的誘惑。我搖搖飼料桶,甩甩牧草袋,好整以暇地讓肥肥先開動。就在這個時候,我發現黑面菜的蹤影了——其實只看到牠的兩隻前腳,牠竟然鑽進床底下,那裡只有兩、三公分高,「這真是太神奇了!黑面菜,你是怎麼辦到的?」

我的心裡有點著急,如果床底只能進不能出,到時可要費勁地搬床了。

我抓了一把草,放在床底,吹口哨,叫黑面菜出來。黑面菜不為所動,後來我走到房門口,保持一段距離觀察,這時才看見牠從床底小心翼翼地探出頭來,跳下地板——原來這個床還有通風的設計,床板下面有條長縫,黑面菜是從那裡鑽進床底的。

看到黑面菜跑出來,我就走過去把牠抓回籠子。牠的黑面上沾了點灰塵,幸好沒有跑進眼睛裡

——如果天竺鼠這麼愛亂竄,為什麼沒有演化出保護眼睛的睫毛哩?還是家居的寵物天竺鼠,和野生天竺鼠之間已經有很大的差異了?

把黑面菜放回籠子,牠就開始大吃大喝了。

11/21/02

梳毛中的黑面菜《梳毛工具組誕生》

以往我幫肥肥和黑面菜梳毛時,是把牠們放在報紙上來梳,可是這樣梳還是免不了鼠毛四處飄散,於是今天我改用鞋盒來裝天竺鼠,一次一隻,肥肥和黑面菜被關在鞋盒裡,一來天竺鼠沒辦法跑來跑去,二來鼠毛也飄不遠,全部留在鞋盒裡面,十分容易清掃(用小掃把工具就可以了)

十元商店買回來的小木梳,可以梳下不少鼠毛,尤其是肥肥的白毛,每次都可以梳出一大坨。趁梳毛時,我都會幫牠們做一番身體檢查,自從發生上次草屑跑進黑面菜眼睛的前車之鑑後,我特別注意肥肥和黑面菜圓圓亮亮的眼睛,看上面有沒有惹塵埃。

其實牠們頗能照顧自己,今天我就觀察到肥肥會去搔掉眼睛上、臉上的草屑,再不然就是用抖的。

11/22/02

《乘車恐懼症》

今天傍晚,我開車載肥肥和黑面菜來到潮溼的台北。

比起台北,新竹的天氣好一點,只是多雲,下午的時候,我還趁機在池塘旁邊種了長春花和黃花馬櫻丹。除草整地的時候,右小腿不小心被「葎草」劃了一記——趕時間沒穿上長褲,只穿短褲耕作,果然就有了疼痛的下場。

葎草的memo葎草(11/24/02)

多年生纏繞性草本,分枝多而生長迅速。莖呈四方形或多角形,有稜角。葉掌狀,5裂,葉緣有鋸齒。葉面及莖上均有細小逆刺,易刮傷肌膚。雌雄異株,雄花為圓錐花序,十分細小,雌花形成近球狀的穗狀花序。瘦果扁球狀。嫩葉部分煮熟後可食,植株並可入藥。《鄉土教材─八卦山常見植物》

我把肥肥和黑面菜的家當——飼料桶、牧草包、圍片、地布等等,打包裝箱,最後再把肥菜的籠子端上汽車後座,順手折了一把大花咸豐草給牠們壓驚。三心兩意的我,抬頭看見一棵冒出新綠的黑板樹有點缺水的樣子,就回頭去幫它們澆水,澆了四棵黑板樹之後,時間已經太晚了,只得開車上路。

今天星期五,傍晚時分高速公路車流量很大,尤其是大溪到埔頂隧道這一段。和天竺鼠不一樣,用火的動物人類很怕黑,埔頂隧道的照明不夠亮,許多駕駛人在這裡放慢車速,然後就塞成一長串了。我趁塞車的時候,回頭看籠子裡的肥肥和黑面菜,牠們果然縮成兩團毛球。:>

其實當籠子離開地面時,天竺鼠就感覺到危險了,我想應該是類似人類搭乘快速電梯,或玩「大魔神」(六福村主題樂園的一種電動遊樂設施,把人類載到幾層樓高後,自由落體地落下,我只敢玩一次)的恐懼吧,肥肥和黑面菜馬上採取匍匐前進的姿勢,緊靠在一起。

終於來到台北,所幸天空只飄了一點雨絲,我先把肥肥和黑面菜端上樓,再搬「天竺鼠家當箱」。回到平地(嗯……其實是五樓的房間)之後,肥肥和黑面菜花了幾分鐘,就回復到好吃的本色,開始啃起乾草。

這裡是牠們成長的地方,小小的,靠窗的角落。此刻,我看到肥肥安心地睡著了。

11/27/02

懷抱中的肥肥 《人類溫暖的懷抱》

我喜歡一邊抱著天竺鼠,一邊做可以一隻手做的事情(例如:一隻手操作滑鼠),看牠們在我的懷中因為溫暖舒適,忍不住緩緩地閉上眼睛(按照天竺鼠的個性,在人類面前,通常只敢睜著眼睛休息),進入夢鄉。 

黑面菜的神經比較大條,昨天晚上在被窩的一角,我就看見牠忍不住閉上眼睛,只剩一條眼縫,但最後還是沒有閉起來。 兩隻鼠中,我比較喜歡抱黑面菜。一方面是牠個頭小,似乎比較需要溫暖,另一方面,是牠比較習慣人類的懷抱。唔……,也許還有第三個原因,就是黑面菜會不甘寂寞——抱起肥肥時,牠就在籠子裡大叫或咬籠子,讓人覺得很過意不去;肥肥不會這樣,牠很能享受獨處的況味。

隨著黑面菜的體形愈來愈逼近肥肥,我也開始擔心牠們之間的關係會不會日趨白熱化。最近讀到的天竺鼠資訊,它說兩隻母鼠也可能因為爭奪地位,互相打架。以往黑面菜是小鼠一隻,只能逆來順受,當牠長大以後,可能就挺身而出,和肥肥開戰了。

11/28/02

《多吃飼料吧》

這個月開始,我改用 OXBOW 以提姆草為主要配方的天竺鼠飼料。我造訪了 OXBOW 的網站,瞭解一下飼料的成份,裡面含有多種許多天竺鼠需要的維他命。 

但是飼料和提姆西草擺在一起時,肥肥和黑面菜會優先選擇把草吃完——看來飼料比較難吃的樣子。

這種情況,讓我憂心牠們維他命的攝取量不足,所以晚餐時刻,我會先盛上一瓢飼料,讓牠們吃,然後才放提姆西草。 有時候時間趕,就兩種一起放了。像今天,晚餐過後幾個小時的現在,乾草已經空了,但是飼料還有剩。我希望肥菜牠們把每天該吃的飼料吃完(好像吃藥一樣?),就晚一點補充乾草了。

◎請繼續收看《肥菜小故事》1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