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1  2  3  4  5  6  7  8  9  10  11  12  13  14  15  16  17  18 19 20 21

7/5/02

《梳毛》

肥肥和黑面菜雖然是短毛種的天竺鼠,但是牠們很喜歡被梳毛的感覺,尤其是肥肥,當我拿起梳子(在10元商店買的圓頭梳)幫牠梳毛時,還會特意地趴下身體,「 攤平」,讓我好好地梳理一番。 

黑面菜一開始會抗拒梳毛的動作,但是牠看見肥肥梳毛時很舒服的樣子,現在牠也會趴下來讓我梳了。

梳毛時可以梳下幾根脫落的毛,應該可以幫助天竺鼠「 汰舊毛換新毛」。我不是天天梳毛,而是心血來潮時(一個星期梳個兩三次)才梳一下,總之這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。

7/10/02

《風水》

黑面菜比肥肥勇敢、聰明,晚上我把其中一個水壺換到籠子的另一邊,牠很快地就發現了。肥肥看到,也有樣學樣,兩隻天竺鼠順利地接受籠子兩邊各一個水壺的新配置。

黑面菜在肥肥的欺壓下,一直頗為悲情,不論是躺著休息、吃飼料,還是喝水,只要肥肥走近,牠常會自動讓位。事實上,為了避免牠們為食物大打出口,餵食時我都會準備兩個飼料盆,但是牠們之間仍然存在著某種心結——睡覺時永遠保持著一定的距離(籠子的兩端),即使有兩個水壺,也從不同時喝水。

娜克莉颱風帶來豐沛雨量,台北市解除限水,晚上看黑面菜,總覺得牠的毛有點濕答答的,後來發現不是因為天氣潮溼,而是其中一個水壺會漏水。黑面菜喜歡(還是被迫?)睡在水壺底下(也就是籠子掛水壺的那端),漏水滴在背毛上,牠也不會躲開,調整睡覺的位置。

現在,新的水壺配置之下,黑面菜睡覺的角落應該可以保持乾爽了。希望黑面菜有一個乾燥的夢。

7/11/02

《吃的樂趣》

為了吃的樂趣,我曾經買過爆米花用的玉米給肥肥和黑面菜吃,就是超市裡面和紅豆、綠頭擺在一起賣的那種純玉米粒(不是便利商店調味過的那種喔)

牠們是會吃啦,不過這樣一大包(小包?),混在飼料裡面,彷彿可以吃到天荒地老,而且吃到後來,肥肥和黑面菜就不捧場了。不過,我發現天竺鼠對食物的選擇也是會相互影響的(照目前看來,應該是黑面菜單向影響肥肥),前天難得買了芭樂吃,就分一小片給黑面菜試吃看看,原本不抱希望牠會捧場(因為肥肥不吃),但是黑面菜竟然吃得津津有味。看到黑面菜吃東西的肥肥湊過來,我就拿一片給牠,牠居然也吃了起來。這下肥肥和黑面菜的食譜裡又多了一道菜。

7/16/02

夏日盛開的百合花《離家100公里》

對天竺鼠而言,什麼是「家」(也許應該稱為「巢穴」或者「窩」)呢?是那只綠底白條的籠子,還是籠子所在的五樓公寓小房間?

前天我帶著肥肥和黑面菜回到老家鄉下的房子,薄暮時抵達這裡,發現庭園開滿了台灣原生種的百合花。

「這裡快變成百合山莊了……」

把車駛進車道,爸爸飼養的「流浪狗」(不知道叫什麼名字——好像沒有名字)對著我猛搖尾巴,不一會兒,當我打開車門,牠看到陌生的人類,就開始低聲恐嚇我。

我把天竺鼠籠搬進有冷氣的房間,先擺桌上,將地板隨意清掃了一下(我的潔癖是「大而化之」的),接著擺在門邊,但是太靠近冷氣口了,最後放在電視機旁(電視的訊號斷了),床鋪的正前方。冷氣一直開著,天竺鼠雖然呆在籠子裡,卻顯得戰戰兢兢,我想對天竺鼠而言,家應該不只是籠子吧。

過了一天,肥肥和黑面菜才真正習慣新環境,開始會跑出籠子,在房間裡四處蹓躂(這個鄉下房子的房間可比台北租屋處大上三、四倍),不過牠們對聲音很敏感,一聽到陌生的聲音(我跳到彈簧床上發出的聲響——在租屋處我睡的是沙發床),就腳忙腳亂地找洞鑽,好像是一邊跌倒一邊前進的樣子(因為木地板對牠們的爪子而言蠻滑的,再加上驚慌失措)

今天我把牠們載回台北,重回台北這悶熱的小房間,牠們心有所感,恢復了往日雌風。只是小房間窗口前的地瓜葉已經連根拔光了(因為花槽積水不退,想是當初的土壤配方有誤,摻了太多沙子),空間因為我把大部份的書搬回老家放,空曠了一點。我想這個房間裡有肥肥和黑面菜熟悉的氣味和溫度,因為習慣的關係,這裡是牠們的家。

7/21/02

《冷氣房》

這幾天肥肥和黑面菜都待在老家二樓的冷氣房,這裡鋪著藍色的短毛地毯,適合天竺鼠在上面奔跑(木地板就不適合,容易滑倒),我看到肥肥和黑面菜以前所未見的速度在床鋪旁邊繞圈圈,尤其是黑面菜,碰上發情期,更是 High 到不行。我試圖用數位相機拍下牠們動態的照片,但是結果不理想,只好放棄了。

冷氣對肥肥和黑面菜沒什麼影響,也許更舒適也不一定(冷氣設定在 25-26 度)。天竺鼠習慣找陰暗的角落當作藏身之處,在這個房間牠們找到的是書桌底下,而肥肥惡性不改地在那裡非法製造了許多便便……。-_-

我喜歡觀察肥肥和黑面菜在房間裡探索新環境,黑面菜會小心翼翼地發出啾啾聲,肥肥沈默不語,但是逃跑時卻跑最快。在大多數的情況下,還是肥肥領著黑面菜四處探險——目的是找一個陰暗的地方趴下來。問題是有一個人類因為煩於清理糞便,把通往陰暗區域的路徑都封鎖了,現在肥肥和黑面菜必須和漫畫週刊、保麗龍等組成的重重難關對抗……。

因為需要通風和擋狗(小白會跑進房間,在床上留下紀念品),家人用一塊弟弟精心製作,梯形的「保麗龍地景」(用保麗龍、色紙等作成的立體風景圖)擋在房間門口,高度約到成人的腰部,可以有效防止小白跑進房間,但是牠會搭上短邊,偷看房間裡的狀況。這就是我面臨的困境了,如果只用保麗龍擋門,一股憂慮就盤據在心頭,心想小白會不會狗急跳牆,跑進房間咬天竺鼠?當我把黑面菜抱去給小白看時,牠顯露出非常大的興趣。肥肥和黑面菜對小白的反應也不盡相同,黑面菜似乎比較鎮定。

總之小白是一隻什麼都咬的狗,布鞋、皮鞋、紙團等等牠都興味盎然地咬著玩,我不敢冒這個險。因此,我總是關上房門,於是房間裡就開始瀰漫著天竺鼠排泄物的氣味(很奇怪,在台北的小房間裡,氣味反而不會這麼明顯)

7/25/02

《肥肥、黑面菜,我回來了!》

回新竹老家總是兩天一夜的行程,因為天竺鼠放在台北,飼料和乾草不是問題,重要的是飲水,兩個水壺只能撐上 24 小時。肥肥和黑面菜一直處在水食無虞的狀態,我臨睡前,也會放進一大把乾草到籠子裡,供牠們夜半醒來時,吃吃零嘴。然而,天竺鼠的叫聲似乎和肚子餓的程度成正比,當我出外歸來,常聽到肥肥和黑面菜叫得特別大聲——「乾草已經不香,水又只剩一點,親愛的主人,你終於回來了!」

黑面菜漸漸長大,開始重複肥肥以前咬籠子的毛病。我已經準備了兩根磨牙木(磨牙棒吃完就剩磨牙木)放在籠子的左右兩側,但它們對黑面菜好像沒什麼吸引力。我一邊打電腦,一邊監聽籠子的狀況,如果黑面菜咬籠子,我就動手輕拍牠的臀部以示懲罰(天竺鼠的臀部很敏感,不喜歡給人類碰)。不知道有沒有效。

今天是值得紀念的一天,我目睹肥肥閉上眼睛睡覺的模樣(見下圖),雖然只有短短幾秒,但是我用數位相機成功地捕捉到畫面。睡著的肥肥,神情有點像大豬公。

睡美人肥肥

7/26/02

《心事垃圾筒》

我會和天竺鼠說話,尤其是撫摸牠們的時候。有時我一邊摸肥肥,一邊在心裡想事情,希望可以用心電感應,傳達給牠。但是肥肥都沒什麼反應,只是看起來放鬆而舒服的樣子。我不會摸黑面菜想心事,因為牠太小了,什麼都不懂。肥肥是我的心事垃圾筒,不知道是否因為如此,牠才經常露出哲學家的神情?

我讀國外的天竺鼠網頁《天竺鼠瘋》(Cavymadness.com),上面說肥肥這種哲學家神情是天竺鼠會做的幾件怪事之一(其他包括:吃便便、吃毛、扭跳等等),英文謂之 "Blank Stare"

7/29/02

《鋪地板囉——肥肥和黑面菜的踏墊》

一開始做飼養天竺鼠的功課時,我就讀到許多網友,都在自家的鼠籠裡加了一層踏墊;然而我一直害怕肥肥和黑面菜的腳會卡在踏墊的縫隙中,如果牠們硬拔的話,很容易就造成如骨折的意外傷害,所以只敢在底盤上鋪木屑沙作為墊料,讓肥肥和黑面菜在上面與排泄物一起休養生息。

踏墊

夏天天熱,肥肥和黑面菜喝得多、尿得多,木屑沙很快就名副其實,變成一層沙子(尿再溼的話,還會結塊),天竺鼠們躺在上面,很容易就「灰頭土臉」,尤其是黑面菜,木屑沙沾在一臉黑毛上,非常明顯。於是上週末,我就開始計劃鋪上踏墊。

第一步:尋找合適的踏墊。踏墊必須配合籠子的尺寸,同時縫隙的大小也要適中——必須「只容鼠便不容鼠腳」(如圖 2。週末時我和朋友到 B&Q 特力屋尋找理想的踏墊,那裡的踏墊雖然種類繁多,但我們並沒有找到合適的(基於上述標準和個人的審美觀),最後我在 B&Q 買了綠色塑膠墊回家(鼠籠可以放在塑膠墊上,方便清理天竺鼠帶出來的草屑和沙子)。 

後來,我想到從前在新竹的家樂福還是大潤發,有買一種浴室用的防滑踏墊(見圖),看起來和網友韓韓使用的踏墊很像,我就回老家鄉下的房子,把這些踏墊拆回台北。這種踏墊的樣式簡單,高度不高,我認為十分理想。

第二步:配合天竺鼠籠的尺寸,裁剪適當的踏墊大小。肥肥和黑面菜居住的鼠籠是 66 × 36 × 36 公分,和踏墊的大小差不多,我用園藝剪枝用的剪刀(比一般剪刀粗勇)剪個大概,再用美工刀細部削平,約 30 分鐘就完成了踏墊。這個 66 公分長的籠子只需要一張半的踏墊,就可以完全鋪滿。

第三步:鋪上踏墊,觀察天竺鼠的適應狀況。肥肥和黑面菜面對新的地板(踏墊)都顯得有點遲疑,站在門口,不敢跳進去——特別是膽小的肥肥,還想掉頭跑掉,我動手騷擾一下牠的臀部,肥肥才被迫跳進籠子,左顧右盼,發覺沒什麼大不了,就恢復正常了。

因為黑面菜的腿比較細,我擔心牠比較容易卡住腳,所幸後來觀察的結果,黑面菜在踏墊上面行動自如,沒有卡腳的狀況發生。

過了一會兒,肥肥和黑面菜完全適應鼠籠的新地板了(如圖 1,鋪上踏墊後,牠們的身體不會直接碰觸木屑沙和排泄物,躺在乾淨的踏墊上睡覺,天竺鼠們看起來十分舒適,黑面菜也不會灰頭土臉了(如圖 3

 

天竺鼠庭院1《擴建天竺鼠庭院》

 

鋪好地板後,接著我進行擴建「天竺鼠庭院」的工程。這座由踏墊組成的庭院靈感來源是:

一、再向寵物店買一個相同的天竺鼠籠或「圍片」,必須花台幣九百塊以上。

二、看過網友推薦的Guinea Pig Cages網站後,躍躍欲試,想自己 DIY 一下。

於是我把剩下的踏墊略為組合,配合天竺鼠籠附近的「地形」,就搭成如圖的天竺鼠庭院。

這些踏墊的功能和寵物店販售的「圍片」相同——圍出一個天竺鼠的活動空間。

 

 

首先,我決定把圍牆建構在鋪地的綠色塑膠墊上,以方便清理(如圖 2,同時將踏墊的「突腳部份」朝外,避免天竺鼠牙齒癢亂咬(如圖 1

其次,踏墊(圍牆)和踏墊的連結,則利用它原來的設計——直角的部份,直接扣住縫隙;牆面的部份,除了扣接外,還用覆皮鐵絲加以固定。

天竺鼠庭院2
最後,利用一些重物(撿回來的水泥塊、零錢罐),壓住圍牆的兩側,讓天竺鼠(特別是暴力肥肥)無法使用蠻力逃脫這個綠色監獄。肥肥和黑菜的天竺鼠庭院就大功告成了。

天竺鼠庭院對肥肥來說,似乎是多了一個可以任意排泄的地方……,庭院的塑膠墊不吸水,肥肥的尿液有氾濫之虞;對黑面菜來說,庭院可以用來逃避肥肥的追咬,是喘息的空間。

總之,這庭院是肥肥和黑面菜新增的活動空間,它也讓人類多一個選項,除了籠裡、籠外,還有一個不大不小的「籠中間」可以讓寵物自由……一點。

7/30/02

《綠薄菏的滋味•上集》

網友推薦薄荷的功效——天竺鼠比較不會臭,而且薄荷的香味令天竺鼠瘋狂——於是,我種了一盆薄荷

關於薄荷,中醫上說:「薄菏味辛,性涼。有疏散風熱、清頭目、利咽喉,透疹、疏肝的功能。用於風熱表証、溫病初起、發熱惡寒、身不出汗、風熱目赤、咽喉腫痛、麻疹透發不暢以及脅痛、月經不調等。」參考網址《中藥簡介》

我想就是「味辛」這一點,肥肥和黑面菜並不喜歡薄荷那種刺激性的藥水味,黑面菜興沖沖地咬了一小片葉子,嚼了幾下,就吐出來,我彷彿看見牠臉上「好難吃」的表情;肥肥接著試吃,嚼了一段葉梗,最後也吐在地上。

天竺鼠的品味有時候差異頗大,我會繼續嘗試幾天,如果肥肥和黑面菜還是不喜歡,我只好自己吃了。

7/31/02

插枝的地瓜葉和薄荷

 

《綠薄菏的滋味•下集》

經過一天的「導入期」,新產品薄荷終於成功地打進肥肥和黑面菜的挑剔的嘴巴。俗話說:「天下無難吃,只怕有心人。」真是一點不錯。

我跟朋友說:「吃了薄荷以後,肥肥的尿尿會不會有薄荷味?」

最近肥肥老是在庭院裡尿尿,我邊擦邊罵,無可奈何——目前是使用「味道消去法」,把排泄物的味道用白醋、肥皂水、漱口水(實驗中)等,加以擦洗消除,希望肥肥可以回到味道熟悉的地方上廁所,只是鼠不從人願,似乎沒什麼效果。

圖左有五種植物(彩葉芋、薄荷、黃花酢醬草、地瓜葉、火鶴芋),主角是紅膠盆中插枝的地瓜葉(上週末才開始種的,生長狀況不錯),圖中左側的綠色草本就是薄荷

◎請繼續收看《肥菜小故事》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