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1  2  3  4  5  6  7  8  9  10 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

5/19/02

《草原上的天竺鼠》

歷經數次嚴密的勘查後,我們終於找到河堤旁一個廢棄的圓形花壇,這個花壇上面沒有花木,因為去年納莉颱風來襲時,這一帶被暴漲的河水整個淹沒,連榕樹都被沖倒了幾棵,現在花壇上長滿了各式各樣的禾本雜草,我也發現蛇莓的縱跡。

下午一點多,太陽蠻大的,朋友說氣溫大概有 28 度,可是我覺得不止。對天竺鼠來說,這樣的陽光可能太毒辣了,所幸還有一絲涼風,只是下次還是不要太早來。把肥肥和黑面菜抱出外出籠後,起先牠們一動也不動,後來膽小的肥肥還嘗試往外出籠裡跳,我就把牠們移到花壇的中央,叫朋友把外出籠拿在手上。肥肥沒辦法往籠子裡跑了,只好跟著人類的腳跑,我們在草地上坐下時,肥肥還會像小狗一樣,撲到我們的懷裡,真是很好笑。

就樣玩了一陣,我們把天竺鼠移往旁邊更大的草地,肥肥帶著黑面菜四處奔跑,看起來多麼地自由奔放(其實可能是「抱頭鼠竄」)!我還故意跑給肥肥追,牠們看到人類在附近時,會想跑過來,依偎在腳旁,但是「殘忍的」我故意在牠們快接近時,就碎步跑開(模仿天竺鼠奔跑的樣子)。肥肥和黑面菜平日都在「彈丸之地」休養生息,今天讓牠們在廣大的草原上運動,果然馬上就筋疲力盡了,不到十分鐘,就趴在地上,再也跑不動了。時間是兩點二十幾分,我們就打道回府。把天竺鼠抱回外出籠時,牠們立刻就躺成兩團「三色麻糬」,真地是累壞了。

這次的踏經驗告訴我:

1.不要在大太陽的時候蹓鼠。

2.不要突然讓天竺鼠做劇烈的運動。

3.下次記得帶相機。


《肥肥和黑面菜的洗禮》

某書(可能是《兔子阿 Mei 大事記》上看過,到戶外蹓完小動物後,小動物很容易傳染到一些體外寄生蟲(跳蚤、蝨子等),所以在溜鼠前我就決定,日後蹓鼠和洗澡要二合一,所以下午回籠後,我先讓肥肥和黑面菜稍事休息(牠們一回籠就趴下了),等肥肥(牠是比較累的那隻)有力氣咬黑面菜後,我就先拿牠「開刀」,準備全身大洗一番(以前只洗過牠的禿毛部位

第一次幫天竺鼠全身洗澡,我的經驗不足,不過 Petshop 的資訊區有介紹幫天竺鼠洗澡的方法。簡單參考一下後,我準備一盆溫水,把肥肥放進澡盆裡,先用溫水把牠的身體弄溼,再把小動物專用的「洗毛精」給它擠一點上去,用手指搓出泡沫,再用手舀清水把泡沫沖乾淨。別看我這樣寫很簡單,洗天竺鼠時,我可是全神貫注,小心翼翼的,因為肥肥會在澡盆裡跑,不過洗澡過程的後半部,牠就乖乖的了。

洗完肥肥之後,我用毛巾裹牠出浴室,稍微擦乾後,用吹風機吹乾。我買的吹風機有「散風器」這個配件,裝上散風器以後,吹風機的風量會比較平均而分散,用低熱的熱風去吹,吹了很久,才大約地吹乾。在這個步驟要注意的是,天竺鼠除了會甩毛,濺主人滿身水之外,更會掙扎得十分厲害,而牠肚子部份的毛,是很難吹得到的。

 

2003年六月時我買了一台「烘被機」,從此「烘乾天竺鼠」變得簡單許多。(11/28/2003)

 

「嚇水」的黑面菜解決完一隻,接下來就輪到毫無碰水經驗的黑面菜了(慢著,以前牠還小時,常常會跑進水皿裡面,也許牠比肥肥更不怕水)。因為有肥肥在澡盆裡亂跑的「前鼠之鑑」,我決定用嶄新而奢侈的洗澡方法

1.用小盆裝淺淺的溫水後(深度只到黑面菜的屁股),直接在小盆中加入洗毛精,然後攪拌直到產生泡沫。

2.準備一大盆乾淨的溫水在旁邊。

3.把黑面菜慢慢地放進有洗毛精泡沫的小盆中,讓牠的前腳搭在盆緣,後腳踏入溫水。

4.用手潑水沾溼黑面菜的身體(幫天竺鼠洗澡時,要避開頭部和耳朵,詳情請看洗澡的方法,大洗特洗。

5.最後用大盆裡的清水,把黑面菜身上的泡沫沖掉。

6.吹乾的方法,則和肥肥相同。

當我把黑面菜放進小盆子裡時,牠似乎很鎮定,也可能是嚇呆了,總之牠的前腳搭在盆緣,一動也不動,任憑我把溫水往牠身上澆,十分地合作。如圖。

姐妹倆洗完澡、大約吹乾身體後,我打開除濕機,讓熱風的出風口對著籠子,讓牠們可以盡快把身體烘乾。牠們回到籠子以後,還是會甩毛,可見身體還是沒有全乾。我摘了幾片地瓜葉(又稱「天竺鼠的定心丸」),犒賞牠們洗澡的辛勞。後來又去採了新鮮的青草餵牠們,結束這多彩多姿或多災多難的一天。

後記天竺鼠洗澡的頻率(10/1/02)

國外的獸醫生(Peter Gurney)說,天竺鼠洗澡的頻率,大概是三個月至少一次,至多他就沒說了。幫天竺鼠洗澡時,一定要使用溫水,牠們的體溫比人類稍高,也很怕冷,容易感冒。參考網站The Peter Gurney Guinea Pig Pages(彼得.葛尼的天竺鼠網頁)

小天竺鼠洗澡的時機6/19/03)

根據養鼠前輩韓韓的天竺鼠網站,小天竺鼠至少要等七天大,臍帶掉了才可以洗澡(我想沒有人類那麼狠,一出生就送洗吧),又說最好是等牠一個月大後洗,最為安全。 

黑面菜:「肥肥姐,今天好累喔。」 肥肥:「唉。『誰知盤中草,根根皆辛苦』喔……」

5/20/02

《黑面菜咬我一口》

晚上被黑面菜咬了一口,雖然沒有怎樣,但這次的咬,已經不是輕咬了,左手中指雖然沒有留下痕跡,但現在還可以感 到隱隱的一絲痛楚。 

狀況是我餵牠一片地瓜葉後,又想去捉牠回籠子,結果牠困在籠子和除臭劑間的狹窄通道裡,我的手一過去,就被牠咬 了。 

我就把黑面菜捉起來,用手指去敲牠的頭,罵牠。牠只是一臉無辜地望著我。 

最近黑面菜和肥肥的感情愈來愈好了,常常看到牠幫肥肥清耳朵。

5/22/02

肥肥站起來《又是天竺鼠慵懶的季節》

早上下了一陣雨,下午的天氣反而轉晴,雲淡風輕,讓人有 秋高氣爽的感覺,但是到了晚上,又恢復到悶熱的典型夏夜了(我也要換房子啦→最近兔版的話題之一)

幫肥肥和黑面菜清完籠子,把牧草架塞滿乾草,牠們就很高興地跑去啃。 最近牠們常常會用後腳站立,前腳搭在牧草架上,挑選自己喜歡的草吃。但是今天晚上,只見牠們一個接著一個,趴在牧草架旁邊,抬頭吃草,毫不費力。因為這個有利的「床位 」,只容一鼠,所以肥肥要吃草時,還會動口把黑面菜趕到籠子的角落。

天氣熱的時候,天竺鼠的喝水量也大增,一天總要加個兩、三次水(我的水壺只有 250 ml 的容量)。最近要加一個大容量的水壺。

5/26/02

《趕黑面菜上架》

下午在總統府前面舉著牌子參加反反盜版活動時,華航客機在澎湖馬公附近失事墜毀了。在國家音樂廳前面的階梯上閑坐,眼前的人們不知道幾百公尺之外的抗議活動,也不知道幾百公里外的失事意外,時間是如此輕盈,像那一隻繞著陌生人跑跳的米格魯小獵犬。

回到家,不一會兒,就聽到黑面菜慘叫的聲音。牠又跳上牧草架了。這不是第一次,上次肥肥追咬黑面菜,黑面菜在籠子裡無處可逃,最後就跳上牧草架,塞在上面,動彈不得。我在想,我不在家時,黑面菜有沒有卡在上面過?牠會自己掙脫嗎?

我沒有做這個實驗,馬上就把黑面菜救出來。當下我也決定,把牧草架的位置調到最高,掛在籠子的頂端,這樣黑面菜就跳不上去了。

肥肥和黑面菜之間的關係,幾乎和人際關係一樣浮動、微妙。前幾天才覺得牠們的關係好轉,現在知道,天竺鼠間的關係(「鼠際關係」)也是時好時壞,好的時候可以依偎在一起吃草,壞的時候,肥肥趕黑面菜上架。

5/27/02

天竺鼠籠室內設計圖《新水壺》

下午便利通送 Petshop 的貨物來了,內容物是木屑沙二包(每月必買)、小動物野菜滿點(新嘗試)、和一個 600 毫升的大水壺。這是便利通第二次在錯誤的時間送貨了,我以為按門鈴的是房東的朋友,就躲在房間裡(因為他會抽煙,而我對香煙過敏),沒想到一會兒房東敲響房門,冷冷地說:「快遞!」

多喝水沒事,沒事多喝水。清洗之後,我把新水壺裝在籠子上,還把舊的小水壺(250 毫升)拆下來,讓肥肥和黑面菜練習用新水壺喝水。晚上看完電影回家,發現新水壺的水少了三分之一。看起來情況還不錯,天竺鼠們很快就適應大口徑的新水壺了。

我坐在籠邊觀察,肥肥喝水時會把頭側向右邊,舔「水管」,這種喝水方式,牠的下唇無法接住滴下的水滴,一邊喝一邊漏,於是水管下面的木屑沙因為吸水變成沙狀。

過了一會兒,黑面菜來喝水,牠喝水時,頭沒有往旁邊側轉,所以下唇可以接住水滴,但是新水壺水管的口徑實在太大了(約 1.5 公分,是舊水瓶水管的二倍),即使黑面菜的喝水方式「正確」,還是無法完全接住水滴。

漏下的水滴讓籠子的左側中央看起來非常潮溼,潮溼對天竺鼠而言,並不是什麼好事,肥肥耳後皮癬菌感染造成的禿毛,潮溼的環境就是幫凶。我就把水壺的位置往後移,掛在肥肥平常尿尿的角落上方,這樣它們(尿尿和漏水)溼成一團,肥肥和黑面菜只要避開那個角落,就可以保持乾爽。

P.S.

可是木屑沙吸水之後,會溶解成沙狀,喪失吸水的功能,翌日5/28/02我發現潮溼的部份擴大到籠子的六分之一。

5/30/02
和天竺鼠一起旅行

《和天竺鼠一起旅行》

經過一番深思熟慮(主要是飲水的問題,我沒有三天份的水壺),我們決定帶天竺鼠一起旅行。這次三天兩夜的旅行,基本上沒有固定的目標景點,以下是旅行的結果(歷程)

第一天:台北→北部濱海公路(台2線)→宜蘭縣•北關(午餐)→花蓮•七星潭→花蓮縣吉安鄉(在黃昏夜市晚餐)•美爽爽汽車旅館

第二天:花蓮縣吉安鄉(7 Eleven•早餐)→花蓮縣鳳林鄉•新光兆豐休閒農場→光復鄉(7 Eleven•午餐+加油)→光豐公路(台11甲線)→花東海岸公路(台11線)→石門遊憩區→台東縣•金樽遊憩區→(夜行)南迴公路(台9線)→太麻里附近(台灣牛牛肉麵•晚餐)→屏東縣楓港•青楓汽車旅館

第三天:屏東縣楓港(汽車旅館附贈早餐)→車城鄉•海洋生物博物館(不能攜帶寵物,沒進去參觀)→楓港村•萬巒豬腳(午餐)(台17線)(中山高速公路)→西螺服務區(竟然沒有加油站)→彰化縣北斗交流道下加油→(北二高)→台北

大部份的時間都「在路上」,特別是第二天傍晚以後,雨中夜行迂迴的南迴公路,和第三天疾馳在高速公路上的回程。所幸肥肥和黑面菜除了食慾不振、昏昏欲睡等暈車症狀外,下了車,在汽車旅館有空調的房間裡,還是很容易地就恢復了疲勞,開始進食、走動。

外出籠裡的肥肥和黑面菜

◎離開汽車時,就用外出籠帶著肥肥和黑面菜。

《北關》

我們把天竺鼠籠整個搬到汽車的後座,把飼料罐、飼料盆、盤固草包、夾子放在一個塑膠袋裡,擺在行李廂,行李廂內本來就放著外出籠和木屑沙。原本想在天竺鼠籠下面擺張銀光閃閃的遮陽墊,但是這樣籠子會容易在墊子上滑動,後來就直接放在座椅上了。

北關是我們的第一站,用餐的時候,海邊小吃店的女老板看見我們的外出籠,還以為裡面是兔子。她似乎十分驚訝,說:「你們帶著兔子一起旅行啊?」

在北關海潮公園裡(這天風平浪靜),我們把肥肥和黑面放出來透氣,但是肥肥非常害怕陌生的環境(公園的水泥桌),即使後來朋友把牠抱在手上拍照,仍然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。相對地黑面菜就比較勇敢,在公園的草地上,拔幾根草給牠吃,牠馬上就胃口大開,吃將起來。事實上,黑面菜一路上的胃口都不錯。

驚魂未定的肥肥在北關
黑面菜在北關 ◎上圖:一個女子孤單地走向海邊,不一會兒,她的老公從廁所步出。沒錯,這是我們在北關的廁所前面拍的啦。






◎左圖:黑面菜年紀雖小,膽子卻比肥肥大,把牠舉得高高的和海邊的礁石合照,牠一點也不害怕。

◎請繼續收看《肥菜小故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