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.com

1  2  3  4  5  6  7  8  9  10 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

姓名:複姓黑面,單名一個菜字。英文名為 Vegetable Blackface

性別:母。 

生日:200233 日。

身世:3/25/02 購自台北市和平西路鳥街的三興鳥園。

黑面菜

3/25/02


《新成員黑面菜》

三月中旬的某日,我看見肥肥站在籠子裡發呆,當時我興起再養一隻天竺鼠和肥肥作伴的念頭(天竺鼠是群居動物)。於是,在一個下雨的星期天之後的星期一,我騎著機車再度來到和平西路鳥街。

剛到鳥街,映入眼簾的是拆得一乾二淨的陸橋,「變化真大!」我心裡暗喊,但是幾家鳥園的店面和氣味,卻和上次來時沒什麼兩樣。

停好機車,我隨意在鳥街上來回走了一趟,發現賣天竺鼠的有兩家,我決定先去比較多隻的那家問看看。

第一家(靠近東側)擺了三籠天竺鼠在門口,三個長方型的黑色鐵籠疊在一起,裡面的天竺鼠活動空間很小。這天是陰天,氣溫約有二十度,籠裡的天竺鼠(店裡的女孩說有三個星期大)大都擠在一起取暖。我說明來意,女孩叫我先挑看要哪一隻,再抓給她判斷性別(因為肥肥是母的,我想再挑一隻母的)

我看了很久,第一籠「挑」完「挑」第二籠,女孩幹練地把手伸進籠子嚇那些縮成一團的天竺鼠起來走動,以便客人挑選,但我卻沒法選出一隻健康又滿意的天竺鼠來,大部份的天竺鼠不是眼角有分泌物,就是耳後有禿毛,再不然就是公的。

一隻表情哀怨的天竺鼠正在嚼著從第二籠垂下來的紅色塑膠繩。

我還看到第三籠裡,有一隻表情哀怨的天竺鼠正在嚼著從第二籠垂下來的紅色塑膠繩——納粹集中營的畫面瞬間浮現在我腦海。後來,我看得夠久了,老闆娘(?)拿著一顆包心菜走到籠子旁邊,用刀切成數塊,塞進籠子裡餵兔子和天竺鼠(第一籠是鼠兔各半)。籠裡的兔子起了一陣騷動,天竺鼠卻依然故我,擠成一團。空氣中有種殘忍的氣氛,我起身告辭。

第二家(三興鳥園)的飼養環境比較好,飼料不是灑滿整個籠底,而是用飼料盒盛裝,另外也提供飲水。看得出來,這裡的天竺鼠比上一家健康、活潑。不過,這家店的老闆、老闆娘、店員都不大理人,不知道是因為我看起來很窮還是怎樣。

總之,我鼓起勇氣向晚娘臉孔的老闆娘說想買天竺鼠,她也叫我先挑再抓給她看。老闆娘判斷天竺鼠性別的方法和上一家的女孩不同,女孩說是看生殖器那邊是「圓形」還是「三角形」,老闆娘則是抓來兩手一掐(掐在重點部位),只聽到天竺鼠一聲慘叫,老闆娘就鐵口直斷:「公的!」

可憐沒人愛的黑面菜

「黑面菜」(當時還沒有取名)是我選的(然後老闆娘掐的)第一隻母鼠,牠蹲在籠子裡面看起蠻可(憐沒人)愛的,還一直望著虎視眈眈的我。

老闆娘沒好氣地跟我說:「一百塊!」很快地折好一個小紙盒,把黑面菜放進去。

我捧著紙盒,邁開大步,心裡只想盡早離開這個視生命如草芥的地方——在這些店家的眼中,這些天竺鼠、兔子、鳥兒是隨時可以生產、淘汰的「經濟動物」,在我的眼裡,牠們卻是心之所鍾的「寵物」,兩種價值觀在寵物市場裡無聲(或哀鴻遍野)地交鋒,受挫的永遠是寵物的飼主(特別是花錢購買寵物的飼主,像我)吧。

回程的路上,我小心翼翼地騎著機車。黑面菜的紙盒被我固定在外出籠內,但是我仍然擔心周遭的汽機車噪音和路面坑洞。回到住處,肥肥正躺在毯洞裡休息,我就把黑面菜送到肥肥的面前,牠嗅了嗅黑面菜的身體、尾部,黑面菜只遲疑了幾秒鐘,就鑽進毯洞裡面。

當時看到肥肥和黑面菜第一次見面如此順利,我想:「肥肥和這隻新來的小老鼠相處,應該沒什麼問題吧!」

用不著多久,我就知道,其實問題非常大……。

 

3/31/02


《肥肥拉肚子?》

自從黑面菜來到肥肥的地盤,兩隻母鼠間可說是風波不斷。

一開始肥肥還待之以禮,後來似乎是氣味不對(臭氣不相投),肥肥開始展現小妹大的氣魄,動不動就教訓(輕咬)黑面菜一下。當我聽見黑面菜慘叫,我就立刻把肥肥抱離現場(籠子),這個舉動似乎讓肥肥.非.常.不.爽!局勢演變到後來,肥肥一咬黑面菜,就會轉身過來面對「人類」,發出「咬牙切齒」的咕咕聲,恐嚇我不要碰牠一根寒毛……。

過了一陣子,我才知道,原來黑面菜十分「白目」(軍中術語,意謂搞不清楚狀況),老是鑽進肥肥正在用餐的飼料盆。為了不讓這兩隻天竺鼠為了吃傷感情,我早就準備了兩個飼料盆(原來的飼料盆,再添溝一個 NT$ 30 的黑色煙灰缸,除此之外,我還多買了一個玻璃材質的煙灰缸當作黑面菜的飲水盆),但是黑面菜總是愛往肥肥正在使用的那個鑽,整個身體「霸佔」著飼料盆,難怪肥肥會.非.常.不.爽。

3月29日晚上,清理便便的時候(這時籠中有大小兩種不同尺寸的便便了),我發現肥肥的便便比平常大了一號,而且還水水的。大驚之下,我判斷這是肥肥拉肚子的前兆——奇怪的是,黑面菜的便便很正常——難道這是「心因性」的拉肚子?頓時我覺得十分愧對肥肥——人家天竺鼠在管教妹妹,我在插什麼手呢?!

書上說,天竺鼠如果有拉肚子的癥狀,要多餵牠們吃乾草,我就依照書上的指示,暫停餵食新鮮的植物。好險,過了一天,肥肥的便便恢復了正常的大小——說起來,便便真是天竺鼠健康的指標之一。

4/4/02

《肥肥生日快樂》

今天是肥肥的生日,我送給他的生日禮物是一張畫(一隻今生無緣的公鼠送花和幸運草給肥肥),和一大袋新鮮的各種野草。

這些時日來,肥肥和黑面菜彼此已經漸漸習慣了,黑面菜比較知道分寸,肥肥也就不輕易動口,有時候還可以看到牠們像烏龜一般疊在一起休息(當然,菜上肥下)。一起吃草時會有爭食的狀況,黑面菜雖然搶不過肥肥,但牠也逐漸發展出搖頭晃腦的假動作技巧,偶而可以躲過肥肥的利口。

比較令人頭疼的(其實不會疼啦)是,黑面菜不像肥肥擁有良好的美德——「在籠子裡上廁所」,牠和肥肥在房間裡亂跑,常可以在某些特定的角落發現牠的排遺……。

不過,黑面菜的加入,鴨鴨送的磨牙棒終於不會浪費了。不像肥肥那樣挑食,黑面菜有勇於嚐試的精神,也有耐心啃磨牙棒。鴨鴨送我的天竺鼠飼料最近這幾天可能就要吃完了,我在想要買什麼飼料給牠們吃好呢。

Happy Birthday To Fei Fei!

4/5/02

《春日溜鼠記》 

四月五日清明節,下午四點我把黑面菜和肥肥擺進鋪滿木屑沙的外出籠, 就騎著機車到附近的學校草坪,準備溜鼠。 

機車勞頓,遭逢顛簸,兩隻在外出籠裡的天竺鼠看起來相依為命的樣子, 果然是患難見真情。 

我很久以前就在觀察這個學校了,不過這時卻知道我只是走馬看花, 原本以為最佳地點應該是河堤旁邊的花壇,定神一看,這個花壇居然很髒 ,張牙舞爪的南美蟛蜞菊蔓延在沙質的土壤上,陰陰溼溼的,雖然有冒出幾叢肥肥愛吃的某種青草,但是我怕裡面有什麼珍蟲異獸。 

後來,我們只好轉移陣地,搬到隔壁的草坪——這個草坪人跡雖然罕至,但是「狗跡」(乾燥的白色狗大便)還是有的,不過看起來比花壇清爽許多。我觀察了一下,草坪上有一 大片的蛇莓,也有天竺鼠愛吃的草,四周也沒有危險地形,就放心地把黑面菜和肥肥抓出來,放在草地上。 

一開始,肥肥還只是好奇地東張西望,但是當牠發現這裡好像安地斯山脈廣大的草原時,牠馬上就恢復野性,頭也不回地奔向自由。黑面菜看肥肥跑掉,也緊張地大叫,我當機立斷,先追回肥肥(跑了四、五公尺遠了),再回頭把黑面菜也抓回籠子(牠差點跳下草坪,好險牠不是太勇敢)。回到籠子的兩鼠回復成相依為命的狀態,我只好拔幾根青草安慰牠們,黑面菜先吃了,肥肥驚魂甫定,也跟著開始索食。

我等牠們比較穩定後,再一隻一隻輪流地抱出籠子,讓牠們個別地享受大自然清新的綠野——可是牠們不是很領情,可能因為我在一邊監視(相信我,狗仔隊不是好當的,需要很大的專注力) ,也可能是一隻鼠太孤單,黑面菜和肥肥都沒有表現出很喜悅的樣子,反而顯得畏首畏尾。 

就這樣人仰鼠翻,接近五點的時候,天空飄起雨絲,我們一人兩鼠也就踏上歸途。正是

 

清明時節雨紛紛 

籠中天竺欲銷魂 

借問草原何處有 

路人遙指安地斯

4/8/02

《熱天的肥肥》

肥肥似乎太肥了,加上最近天氣熱,每次吃完東西,就躺在籠子裡 休息。我不喜歡看到天竺鼠變成這樣——吃飽睡,睡飽吃,好 像飼料豬;所以我常常會抱牠出來,讓牠走走路。

 

《第一次買天竺鼠飼料》

之前我使用的飼料,都是肥肥前任飼主鴨鴨送的;她送的份量很多(種類也很多),直到最近才快吃完。

今天我到「寵物戀」買飼料,我挑的是 Petshop 也在賣的 「天竺鼠特級飼料」,兩家店賣的價格打完折後差不多,220 左右。 

之前我去了公館的「金吉利」,那裡的天竺鼠用品、飼料很少 ,其實從商品的種類就可以知道「現在流行什麼」——兔子和 倉鼠的商品佔了大半個貨架。 

前陣子「寵物戀」重新進了天竺鼠,今天一看,卻又不見蹤影 ,我不知道是賣掉了,或者「退貨」了。 嘻哈,今天到店裡碰到一個有趣的女店員(是店員嗎?還是店 員的女友?),進店的時候,她正在放聲唱歌,後來還特地跟我解釋,他們被朋友嘲笑不會唱 KTV,所以才會趁機練習。 感覺她蠻無厘頭的,很像水瓶座的風格。呵呵。 

P.S.

這包飼料上的包裝說明,「適口性」寫作「嗜口性」,就字義上來說,後者比較有好吃的意思。

 

《習慣之為物》

天竺鼠是很容易養成習慣的動物,例如黑面菜喝水的時候,除了嘗試 去舔水瓶的鋼珠外,還三不五時地咬一下鋼管,牠似乎覺得咬一下鋼 管,水會比較容易出來。 另外,牠也常跟在肥肥後頭等水喝,似乎肥肥喝過水(肥肥現在是喝 水高手)的鋼珠,比較容易出水。這點比較有道理。 

而,自從我決定晚上不再讓牠們趴趴走後,十一點左右,我就把籠門關上。一開始的兩、三天,肥肥還會咬籠子,但是現在牠們兩鼠倒是 待在籠子的時間比較長,安之若素。 

又,自從黑面菜加入地瓜葉愛好者俱樂部,兩隻鼠吃地瓜葉的速度就 愈來愈快,深怕自己的份被對方搶走。有時候,牠們會一起吃一根青 草,吃到最後就演變成「拔河」的場面,結果當然是肥肥贏了。

4/10/02

《訓練肥肥和黑面菜聽口哨聲》

最近我訓練肥肥和黑面菜聽我的口哨聲,現在牠們聽到我吹口哨,就會結伴前來(討食)。很有趣。

 方法很簡單,就是傳統的食物制約,在餵牠們吃「最愛吃」的地 瓜葉時,一邊吹口哨一邊餵,然後逐漸把餵食的距離拉遠,從籠門口一路拉到兩公尺的距離。 

現在肥肥和黑面菜聽到哨聲就會跑來我的跟前,雖然有點像小狗 ,但是和寵物玩遊戲(嗯……算是遊戲吧,希望牠們不會覺得人類太煩)真地很好玩!

4/16/02

《領養或購買》

我認為領養比較好——不過在領養前一些必要的健康檢查還是要做,該問的問題還是要問。

我們也不知道前任飼主到底是怎樣的人,如何對待 他/她的寵物。 

我領養的肥肥是一隻成年母鼠,前任飼主說牠比較膽小,但後來牠還是蠻能適應我,也接納我了。 不過,從小開始養大的天竺鼠也有不同的樂趣。這也是不能否認的啦。


《餵食比例》

我的餵食比例: 

乾草 50~60%

混合飼料 20~30%(長條飼料混合乾燥蔬果片、穀物)

新鮮青草或地瓜葉 10~20% 

我發現肥肥和黑面菜不太喜歡吃特定飼料,蠻傷腦筋的。但是乾 草和新鮮青草牠們都會捧場地吃完,因為地緣關係,我幾乎都是採草給天竺鼠吃,地瓜葉是自已種的,沒花錢買菜!


《肥肥和黑面菜的休憩點》

雖然肥肥對黑面菜並沒有表現出什麼姐妹之情(唔,按照年齡, 肥肥也可以當黑面菜的媽了),但是黑面菜似乎因為從來沒有孤獨過,或者年紀還小,每次看見肥肥離籠而去,就會緊張地大叫 ,而且不管是在什麼時候(喝水時、吃飼料時),只要牠看到肥肥跳出籠子,就一邊吃/喝,一邊叫。

肥肥是不甩黑面菜的叫聲的,習慣孤獨的牠,自顧自地在籠外漫 步,不過最近牠散步路線的終點,是我的書桌底下。 我的書桌底下塞滿了不常看的書,但是還有一鼠大的間隙可以容 身,肥肥就喜歡跳上那塊地方,趴著休息。事實上,這塊地方是黑面菜先發現的,但是肥肥後來據為己有。

黑面菜是肥肥的跟屁鼠,雖然地盤被肥肥佔走,牠還是喜歡挨在肥肥旁邊找地方趴著。但是肥肥不喜歡和別鼠共享這個居高臨下風水好的休憩地點,常會動口咬黑面菜;我只好把 CD 殼堆成兩落,作成階梯狀,讓黑面菜待在肥肥下一層的 CD 殼上。這樣兩鼠就和平共處了。

4/17/02

《永懷阿牛》

我在三、四年前養過一隻黃金鼠,名字叫小阿牛,因夏天天氣熱,吃到腐壞的食物,腹瀉病死了。

帶去看獸醫,獸醫的臉色不佳(可能認為我是不盡責的主人吧),後來給我營養劑,交待我要給牠「注射」和保溫。

小阿牛不知道是被我「打」死的,還是……。牠死前不停地抽搐、喘氣,慢慢地不動了。我把牠埋在鄉下老家的茄苳樹下,現在那邊蔓生了許多青草。看到那棵樹,就想起牠的身體停止顫動的樣子。

黃金鼠阿牛

姓名:小阿牛(A-Gu Junior

出生年月:西元 1999 3

性別:公 

星座:雙魚座 

特徵:黑眼睛、黃皮毛 

嗜好:咬籠子的鐵欄杆、吃瓜子 

個性:內向、謹慎 

希望:出去走走

4/18/02

《有老大的好處》

有老大的好處就是所謂的帶頭作用。 

黑面菜現在已經可以很有技巧地喝到水瓶的水(看水瓶會不會冒泡泡就知道了),也勇敢地「躺」下來睡覺(天竺鼠信任飼主的指標之一)

 我想這些有大部份都要歸功於肥肥,有牠示範(特別是那誇張的睡覺動作),黑面菜很快地就進入狀況了。

4/20/02

《肥肥躺著吃草》

肥肥最近開始出現躺著吃草的現象,我看得十分不爽,很想增加天竺鼠覓食的困難度,不過現在還想不出什麼法子。

我現在採草,都儘量維持「原貌」,保留莖桿和一定的草長, 讓肥肥和黑面菜去啃去咬,而不是直接送進嘴裡。比較寬的葉 片,我會撕成數條,方便嘴巴比較小的黑面菜入口。 

天竺鼠吃草最怕的是咬到草的中間部份,這樣牠們必須把草啃成兩段;但是牠們會想一個比較省事的辦法,就是搖頭轉身,去咬住草的其中一端,這樣就可以連續不斷地把草吃進肚子裡。

4/25/02

《口哨遊戲》

天氣突然變冷了,天竺鼠們仍然頭好壯壯,我卻因為被子沒蓋好(而且已經換成涼被),出現輕微的感冒症狀,不知道會不會加重。

我盡量避免去抱天竺鼠,保持安全距離,但是還是想和牠們玩「口哨遊戲」。肥肥和黑面菜已經能夠對我的哨聲迅速反應了( 被地瓜葉制約,非常可憐——人如果被某些事物制約,也是一樣的情形吧),其中肥肥已經不再對食物「唱歌」了,牠已經明白,不論叫或不叫,食物都會自動送到籠子裡;黑面菜因為是新手,每次聽到飼料罐打開聲、塑膠袋摩擦聲、或我的口哨聲,都會興奮地大叫,有時還和我一搭一唱。

我拿著幾片地瓜葉(自己種的,不過真是「鼠多葉少」,只能拿來當點心。前幾天傍晚出去倒垃圾時,一位太太向攤販買一大袋才十塊,有時候真不明白為什麼要自己種 -_-),離籠兩 公尺,輕輕地吹哨,呼喚牠們。

剛開始這個遊戲的時候,通常是肥肥帶頭跑過來,不過,現在反而是黑面菜常常跑第一。先來的天竺鼠可以吃得比較多,這點肥肥可能不知道。

地瓜葉吃完以後,牠們會嗅嗅我的空手指,然後毫不留戀地跑開;有時候黑面菜會意猶未盡地在我附近跑圈、蹦跳(天竺鼠蹦跳的方式有點像野馬),最後還是跑掉了。

說真地,天竺鼠跑路的模樣,比起躺下來時有趣多了。:)

肥肥帶頭玩口哨遊戲

瓜子的奧義→天竺鼠趴著睡的模樣《愈見肥美黑面菜》

黑面菜剛來的時候,瘦不拉嘰的,現在卻有「小肥肥」的態勢,逐漸出現「瓜子」的形狀(俯視天竺鼠趴著休息的樣子 ,你就可以知道瓜子的奧義,如左圖)

其實,黑面菜的花色和肥肥一樣有黑、白、棕三種,花色分佈有些許的差異,但基本上頭部以黑色為主,胸部以白色為主, 尾部以棕色為主。肥肥的毛色比較純粹,黑面菜則是多有雜 毛(最近在重讀《三國演義》,再形容下去,天竺鼠可能會變赤兔馬)

我的朋友說,黑面菜是「哈利波特」,因為牠的黑臉上有一道自左斜右,深棕色的毛,宛如哈利波特的閃電疤痕。肥肥則是德思禮家的小胖子「達力」,因為牠比較肥,又會欺負瘦小的黑面菜。

黑面菜被肥肥欺負時發出的慘叫聲和狗很像(老家有養狗曰小白,故知之),但我發現,牠有時會故意發出這種聲音— —意思好像是「我已經很弱小了,別欺負我……。」,然後繼續吃東西。

◎請繼續收看《肥菜小故事》3